首页 / 日报 / 正文

此生何必,是佛法——《读者·原创版》专访延参法师

陈敏 2017-11-16 20:51

 
他坐在北京东三环一家小宾馆的椅子上,很自在,两条腿拉直伸长,脚尖搭在一起。说起话来慢条斯理,眉毛一跳一跳,两只手或摊开或紧握,总能灵活地传达意思。网络热词信手拈来,对红尘中的种种烦劳也了然于心,既有“此生何必”的开导,又自创冷幽默热场,哪怕窗外正狂风暴雨,这方室内如沐春风。一身法衣的延参法师,一种祥和欢喜的气场。虽已半百,依然有勃勃生气。
 
他出家已有24年,写字、绘画、写书、讲课,现任河北省沧州市佛教协会会长、沧州市水月寺住持。2009年,延参法师在峨眉山讲解佛法之时,群猴来戏。蹿上他的肩膀,跳上了头,抢他的话筒,抓扯衣袖,还有一只藏进他的袈裟。他不作拦阻呵斥,任凭猴子嬉闹,照常讲法,赞叹“生命是如此精彩”。
 
 
3年后,这段视频被放上网络,点击量超过10亿。有人看到的是搞笑和戏弄,有人看到的是修为和亲和——总之,延参法师火了。他调侃补充,自己一直就很火啊。2006年延参法师开始上网,2007年作为网络推选的平民代言人上过百事可乐红罐,2011年成为盛大文学签约作家,2012年录制湖南卫视的《天天向上》,主持搜狐视频的《延参三人行》,参加微电影制作,推广佛教歌曲……他的新浪微博“粉丝”已超过300万,追随者众。
 
有人贬:一个出家人整天关心身外生活,当网络红人,这合乎佛教内涵吗?如果把佛法等同于世间的善法,就降低了佛法的高度!有人赞:延参法师明与世俗合流,暗宣传佛法向善。卖萌只是手段,堪称新时代的济公。佛理若参得高深玄奥,不如一点一滴落实。延参法师很淡定:“佛法就是能实践的生活。心意如何,生活即怎样。心下不恼,便是活路。小舟从此逝,江海度余生。豁达里寻活路,宽阔了看风景。”他有几张不同的脸。
 
 
一张脸慈眉善目,笑容可掬,机智应对网友提问,谈笑自若参与电视节目录制,曾访问鲍鹏山和释永信,也曾拿“甄嬛最大的特点是什么”之类的怪题考问环球美女,一派自在。传播善良,不惜卖萌,点拨人性,不怕自嘲:“人又老,牙又大,长得又丑,方言又重。但不回避,不烦恼,不虚伪。”这是面对媒体公众的脸。一张脸肃穆端庄,时常沉默,看尽人间疾苦,闭目念佛。他有过几次流泪。一次是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站在尸骸无存的万人坑前;一次是在青岛湛山寺,送别相交25载的方丈明哲法师;还有一次在寺庙,7岁的小徒弟悄悄问他:“师父啊,其他的小朋友都有爸爸和妈妈,我的爸爸妈妈在哪里?”延参法师回复他:“这个问题太复杂,以后也不要再问任何人,会把别人问心碎的……”又自作《问人间》:“天色未明茶正温,路上有客分南北。多少辛苦命不死,品透岁月皆是苦。”这是深味世事独处之际的脸。
 
平常在寺庙里,延参法师面无表情,被徒弟形容为“面瘫”。延参法师则说:“人间多少事,不过耳边风。冷什么?热什么?你该做什么做什么,看我脸色做什么?”徒弟让师父带自己去爬长城,做回英雄。延参法师答:“我不是英雄脸,也不是英雄命,也没有那个英雄闲心。”延参法师在寺院里有一个近200平方米的巨大书库,也十分重视小徒弟们的功课,恐怕他们贪玩,不知前路艰难。他有句口头禅:看书去!小徒弟担心小狗的住处被卫星碎片砸中,关心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的结局,让师父相面看前程,吵着非要看《喜羊羊与灰太狼》,延参法师通通一句:“喝你的粥,念你的经,然后看书去!”
 
“看书去”是佛法。
 
寺院里养的流浪狗会被居士们领走,小徒弟很伤感;寺院的兰花总有人来讨要,小徒弟也很难受。延参法师开导说:“总是要分离的,大狗过两天就忘了,兰花自己也是这么想的。不如画两幅兰花,给放生到寺院的动物们换点玉米面吧。”
 
画兰花,是佛法。
 
红是非多,争议声一片。小徒弟问:“有人怀疑您炒作,您恨吗?”延参法师回答:“浮生如梦,何苦如刺。若无狭隘,何必豁达。若无仇恨,何必原谅。水月一场水月事,风雨来去还风雨。此生何必。有首好诗:‘静心品些狗言语,好在吠中读温柔。横挑鼻子竖挑眼,人间哪有完美脸。’”
 
 
此生何必,是佛法。
 
总有各路媒体前来寺院打探,有的年轻僧人对着照相机和摄像机就哆嗦。延参法师就让他们对着摄像机唱歌当做训练。“宣传佛法就要面对大众,遇到这种哆嗦甚至结巴的情况,我不光急,我还生气呢。”七八岁的小徒弟到附近小学上学,每当放学,他吩咐大徒弟去接。“你想想,校门口站两个和尚接小和尚,这是一道多有意思的风景啊。”
 
幽默欢喜,是佛法。
 
“非典”时率众抗击,汶川地震时募资捐款,为南方冰雪灾害举办书画义卖,将新书《这个和尚有点萌》的10万元稿费捐助给“美丽童行大病医保”。在微博上苦口婆心开解烦恼,在电视上笑容满面宣传慈善微力量,同时还是湖南广电芒果V基金的支持者。
 
慈悲为怀,是佛法。
 
曾有徒弟问:“师父,您清明节烧纸钱给谁?”延参法师说:“我烧给我自己,我要亲眼看见,所有的妄想到头不过一把灰。”他也有理想:要发奋做好自己,圆寂时让念悼词的人不至于太为难,太做作—“因为不管人生如何,悼词总是美好的。”
 
参破后的奋斗,是佛法。
 
《读者·原创版》:您最近要主持节目,要制作佛教歌曲……是不是特别忙?
 
延参法师:在寺院里也不轻松,小徒弟多,要给他们上课,一堂课90分钟。有人问,僧人还用学吗?还学什么外语、法律、文学、历史,每天敲木鱼念佛就够了。事实上,现在正是弘扬佛法最好的时间,也正是僧人提高自己的个人素质、修养最好的时期。全国寺院曾经在特定历史时期遭受到破坏,我们在尽力恢复,接下来就是抓紧教学,培养人才。佛法讲究慈悲为怀。我们佛教协会倡导每个寺院都成为一个独立的慈善团体,服务社会。这个是逐渐恢复,不能一蹴而就,好难哦(笑)。
 
《读者·原创版》:寺院的小徒弟多吗?给他们讲授什么内容呢?
 
延参法师:我们寺院全部依靠“80后”,而且他们80%都是本科生。30个年轻法师开会,20个都来自国家重点大学。法律、政治、物理、美术,学什么的都有。大家会很奇怪,小和尚为什么出家?有各种因缘,肯定不是个个都为情所伤。年轻出家人大多是理科生,不重视文科,我就非常强调写作。除了讲授《大藏经》等经书,我还把1997年到2012年历年的各地高考作文题目整理起来,并把经典散文、诗词整理成教材,越讲越宽。2012年的高考作文阅读材料《不用时请将梯子横放》《坐在路边鼓掌的人》等,我第一时间上网去搜,给小徒弟讲,还问他们,你们会怎么写?
 
《读者·原创版》:您同时也应邀给大学和公众开讲座,沟通方式是否有不同?
 
延参法师:这个曾有过困惑。我在北京每个月有一个固定的讲座,每次3小时。开始是翻着经书讲,四五百号人起初听得很精神,一会儿就睡倒一片,还有嗑瓜子聊天的。讲课还不能停,讲到一半,后面的人跑了一半。我就自己分析原因,为了不让那么多人逃跑,适当宽泛了讲课的内容,除了禅学、古典诗词,还讲历史人物和历史故事。上次就分别讲了《禅生禅死鲁智深》和《禅门桃花林黛玉》,反响很好。佛教文学浩如烟海,不应该是《天龙八部》中藏经楼里的陈列品,应该接地气,服务于时代人心。
 
《读者·原创版》:您作为法师,怎样在公开讲座里分析林黛玉的爱情?
 
延参法师:林黛玉死在贾宝玉的新婚之夜,完成了对爱情最忠诚的捍卫,也完成了最恶毒的诅咒。她是怀着满满的痴情而死的:你可以结婚,但不能阻止我爱你。整个《红楼梦》最美的一幕是什么呢?就是两人在桃花树下读《西厢记》。但是最后得不到,就要学会放手啊。人生不过是一场燃烧,不过是几粒灰烬,不过是一场经历,何必太过痴迷?从有到无,从实到虚,哪里都能埋,天地都能容下你,为什么自己容不下自己?
 
《读者·原创版》:据说您每天都会接到很多私信,六成都是聊婚姻和爱情的。这似乎已经成了您的解答长项。
 
延参法师:以前在微博上谈寺院规矩,根本没人答理。如果谈高考后的选择、如何孝敬丈母娘,人气就会很旺。有35岁的“剩女”很烦恼,我说,人这一生尽量不要把自己活剩下,要努力寻找适合自己的;还有和丈母娘矛盾不断的小伙子,我告诉他说旅途风雨,泥泞坎坷,岁月洗礼之后会弥足珍贵;有个“小女人”说想找大靠山,这哪儿是找男朋友,纯粹是找“干爹”嘛。
 
《读者·原创版》:虽然有人质疑您所宣扬的是不是真正的佛法,但每堂公开课都爆满。
 
延参法师:课堂爆满也是应该的(笑)。佛法就是让大家从生活中得到启示,得到鼓励,得到正能量。佛法能让生活更豁达,放下执著和奢望,放下愁肠百结的烦恼,放下拿不起的纠结,活在朴素真实的世界。我也感到很幸福,很感谢广大网友包容我的方言。
 
《读者·原创版》:您想过特意练习普通话吗?
 
延参法师:这已经是我练习多年的成果。今后会有句歇后语:延参法师学普通话—一场空忙。很有意思啊,一个满口方言的人竟能够以方言改变生活。一次慈善晚宴,我遇到央视主持人赵普和宋英杰,他们说我说好普通话的潜力很大。我这一辈子,绝对不说官话、套话,就说点方言吧。
 
《读者·原创版》:现在火了,无数目光关注着您,摄像机对着您,您还能像从前那么自在吗?
 
延参法师:自在。不知道就说不知道,沉默也好。我采访过少林寺方丈释永信,他一直都很淡
 
定,出家人就该是这种态度。什么都是浮云,很快就会过去。活好今天,活好当下。
 
《读者·原创版》:都说和尚与世无争,您眼中的幸福是怎样的?
 
延参法师:和尚是与烦恼无争,和尚也需要发奋修行。我们要的幸福都是一样的。幸福是什么?就是不生气,你活你的精彩无限,我活我的瓜豆田园;就是知足,得过肩周炎,抬起左手却能打到自己的右脸;就是原谅生活的所有不完美,不管你的脸色是青是白,岁月还是岁月。不管你的脸是瓜子脸还是平底锅,活自己的洒脱,其他都是啰唆。幸福的人生必须“五观端正”,哪五观?人生观、世界观、财富观、事业观和幸福观。
 
《读者·原创版》:现在去寺庙里都求财求名求姻缘,有谁会求“五观端正”?
 
延参法师:可这才是根本。我们走过千山万水,看山就喜不平,落差越大越开心,但生活出现大悲大喜、大起大落就难以接受。你要学会欣赏风景,把生命当做一场历练,历练自己的胸怀、眼界和胆略。
 
《读者·原创版》:现在这个世界和您出家时相比变化很大,有“愤青”,有贫二代,有啃老族……他们需要怎样的心灵力量与世界抗衡?
 
延参法师:世界不需要抗衡,也不需要你多做什么,世界就是世界,等你来分享。你哭你笑,都是这个世界。有人感叹:“延参法师,我活得好艰难。”可你毕竟还活着。生命就像腾讯QQ,有些头像永远不会亮了,离线了。你选择在线的时间是有限的、珍贵的。什么是今天?多少去世的人永远到不了的一天,多少未来的人做梦也穿越不了的一天。世界什么最重要?就是今天。你路过世界的时候,你是主人;你路过后,你就是客人。既然来了,就好好活一场。要做社会的建设者和参与者,发挥正能量,活出独特的生命风景。
 
《读者·原创版》:如果大悲大喜真的来了,是否有现实可行的方法控制情绪呢?
 
延参法师:一是念佛。没必要把念佛当做信仰的一个界限。烦恼来时,发脾气又何必?不如念句阿弥陀佛。或者听听音乐,看看动画片,吃吃水果,每个人都应该是自己情绪的调控师。能把愤怒提前5分钟制止住是一种智慧,不要等情绪无法收拾了再回头,可能终生无法挽回。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你伤害侮辱或者胡搅蛮缠的对象。每个人行走世间,负担已经不轻,为何还要承担你的暴躁肤浅?及时化解,尊重他人。也可以静坐。所有的烦恼到最后不过就是沉默,沉默下来,安静待一小会儿。寺院里的环境好过滚滚红尘,寺院里没有吵闹的、高声说话的,你到五台山去,一个能住几百人的寺院,时常鸦雀无声。
 
《读者·原创版》:您很喜欢这种安静。
 
延参法师:人生在世,急什么,嚷什么,争什么,吵什么……一听,哟,延参法师好消极。可是你想想,你最终又能得到什么?什么都没得到,何必喧哗?为何不让自己活在一个简单安静的环境里?
 
《读者·原创版》:有人会觉得,厚黑学和野心勃勃才是行走世间的通行证,如果内心归于平静,可能就没有这种斗争力了。
 
延参法师:每一个风光的人背后几乎都有四个字:惨不忍睹。不少企业家得病猝死,甚至认为自己站在一个高度上,再也无法超越而选择自杀。这就是自我膨胀的标准特征。任何时候都要谨慎地对待这种自我膨胀。所有的昨天都是过去,再辉煌也已不再。所有的今天都是重生,不能故步自封,需要你认真对待。有些企业家创业时付出艰辛,拿命相搏,守业时应该开辟一条新的道路,就是两个字:读书。一个不读书的成功人士,好难往下坚持哦(笑)。放弃学习了,就是精神走到尽头。芙蓉一梦总是空,人间无忧唯读书。
 
《读者·原创版》:现在您参加很多通告和活动,接受与否的标准是什么?
 
延参法师:坚决不参与商业活动,努力传播佛教文化。有人发现我还参与了电影预告片拍摄—有时投资方也支持慈善事业,让我帮忙录几句话,拍点视频,怎么好拒绝?现在还在推广佛教音乐。从古到今,佛门高僧写了很多优秀的禅诗,我想翻译成白话文谱上曲给大家听。10年前我就开始做这项工作,目前已经有1万首诗。此外就是慈善宣传。布施永远比接受更幸福,每个网民都是慈善的参与者和受益者。不需要捐多少钱,一份关注、一条评论、一次转发,处处功德无量。别人跌倒了扶一把,出现事情了第一个拨通120,出现弱势群体需要关怀时不躲、不逃。
 
《读者·原创版》:每个人来到世界上都有自己的使命。您如果没有出家,不是延参法师,仍然在做编辑,您会是一个怎样的编辑?
 
延参法师:我这几年出了几本书,到出版社去,觉得编辑们似乎都营养不良(笑)。以前有人问我:“您出书挣很多钱吧?”我委屈死了,我要不是个僧人,可能就是个穷要饭的,那就是写书写的。之前每本书的稿费基本是1万块。现在知名度高了点,稿费也提到了10万,都捐出去了。每天微博私信求助的很多,我没有时间具体去操作,去分辨真假,再说出家人也不怀疑别人真假,干脆就把钱捐出去了,一捐百了。我们有好多慈善事业要做啊!
 
《读者·原创版》:事情越来越多,您如何保证静修时间?
 
延参法师:很简单,一句话:唐僧西天取经,所有的辛苦都在路上。看书,写书,上课,教育徒弟,建设好寺院,不就是修行?你不必想自己还能活多长,顶多还有个二三十年。在现有的时间里,我努力做好每一件事。时代赋予了传统文化更大的平台,我们这些承上启下的人需要更努力。我很尊重年轻的法师,他们努力学习,跟上时代,既保持高度淡定,又能完全融入社会—“80后”这代僧人整体素质不错,是佛教文化的希望,也是站在文化高地倡导人间温暖和善良的推动者。
相关推荐
直通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