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察者 / 正文

萧迹:中国梦时代背景下 一个会讲故事的人

邓丽娟 2017-10-10 13:29


文|邓丽娟  原标题|走近萧迹
萧迹说,所有的艺术都是相通的。别人说这话时,我在心里还打个问号,萧迹这样说,我绝对相信。因为,萧迹让艺术之花在他的花园里百花齐放,争奇斗艳。——叶辛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碑林区作协副主席萧迹,是近年来艺术界一位颇有影响力的中青年艺术家,他的文学创作以惊人的速度和大量的作品引起关注,著有《楼观秘籍》《活给别人看》《网上杀手》《平凡人生》《谁是你的情人》《大铁路》等十多部“有看头、有嚼头”的长篇小说。他不仅是一位高产作家,而且绘画方面也卓有成绩,特别是他画的鹰,笔力苍劲,气势博大,正如评论家雷达所评价的那样“萧迹笔下的鹰,立于石而垂羽……再观鹰之眼,咄咄逼人,鹰之再生,鹰之复活,鹰之搏击长空”,表现了苍鹰的气质。正是这些作品,让我走近了他,并关注他的艺术之花在春天里的绽放。
活给别人看,只为爱情到永远
故事精彩好看,读者才会买账。萧迹很会讲故事,他的故事好看,有思想深度,抓住了读者的心。
长篇小说《活给别人看》的标题,就与众不同,意味深长。在讲述故事中,他将思考置于推理中,目的是想让广大读者喜欢和接受自己这个“想让别人知道他们为自己活着的那一时刻,就已经活给别人看了”的很有意思的哲思。真是个鬼才。
萧迹的作品大都是涉及爱情婚姻家庭的,《活给别人看》也不例外,文字简朴淡然,深藏着一些思考。该悬疑小说讲述了人到中年、事业有成的姜蒙蒙夫妇的婚姻悲剧。读完这部作品,我陷入了“当下何处安放我们的爱情和婚姻?当爱情转化为亲情的时候,婚姻能得到保障吗?什么是幸福?”等问题的思考中。
什么是幸福呢?我在古龙的文字中找到了答案:一个人心中真正的幸福,通常都是他还没有得到的或者他久已失去的。
读《活给别人看》,我感慨万千,情不自禁地想到了“爱情到了‘情到浓时情转薄’的时候,就变成了无情”这句话来,还想到了那些因爱情千疮百孔,绝望而走出婚姻的女人们,她们离了婚就再也没有家了,只能孤独地生活着,面对着渺茫的未来。不管她有多优秀和出色,离了婚,就再也无法找到合适的家。即便找到了,那再婚的标准也是一降再降。当走进自己千辛万苦重新组建的家,也只能是委曲求全。可委曲求全背面的心酸和泪水又有谁知道呢?
爱情真的能永远吗?这是《活给别人看》留给读者一个最有深度的思考问题,我不能回答,但还是在古龙的文字中找到了答案:那就是人世间最可爱最舒服最让人羡慕的样子。那当然已经不是爱情了,而是人类所有最伟大的爱情的混合。
树高千丈,落叶归根。当下,在我们身边还有许多渴望住进婚姻的大龄女,她们天天相亲、天天恋爱,可就是住进围城的希望渺茫。婚姻是什么?不就是住进城里有欢乐有痛苦有爱得你死我活的滋味?这种滋味就是一种不是滋味的滋味。因此,读了《活给别人看》,我轻松不起来,想了很多也很远,突然有种凄婉和伤感油然而生……
楼观秘籍,只为营造新的武侠梦
在新生代作家中,萧迹的文学创作已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特别是他的《楼观秘籍》被誉为是陕西第一部武侠小说,非常精彩,引起广泛关注。
在《楼观秘籍》中,萧迹将故事地点放在了那个因老子的《道德经》而闻名的楼观台,围绕楼观秘籍,发生了一系列惊心动魄的传奇故事。如何让这部武侠小说引人入胜,是他贯穿整个创作的一个指导思想。他知道,在当今武侠小说的领域里,已有很多作家进行了千百种的创作体验,只有写出新意,故事好看,才能吸引读者。这不仅需要作家有超强的想象力,还要有文字结构思想和人性的冲突。挑战与压力并存,他知道,只有融合金庸、古龙、梁羽生等大师之长,融会中国古典文学和现代文学,领会《道德经》精髓,才能将故事和自己的创作融为一体,一气呵成新的武侠小说,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
他知道,在多元化的今天,读者的品味越来越高,武侠小说已到了求新、求变的时候,所以在创作《楼观秘籍》时,他巧设悬念,精心布局,融趣味性、文学性、思想性为一体,使故事好看而又精彩,正如茅盾文学奖评委李星高度评价的那样“萧迹的小说引人入胜,很会巧妙设置悬念,抓住了读者。”
在萧迹许多的文学作品中,这部武侠小说《楼观秘籍》是我最喜欢的。它最大的特点写出了人类的情感,人性的冲突,已被多家影视公司看好并准备拍摄制作成影视剧。
在众多写武侠小说的作家里,我喜欢古龙。他那份对酒当歌,潇潇洒洒与红尘做伴的洒脱,是我最欣赏的,特别是他一边抽烟喝茶,一边聊天写稿,完成报刊连载小说时那份一心二用的自如劲儿,是我最欣赏也是最学不来的。所以这也是我喜欢《楼观秘籍》的一个原因,因为该作者与古龙有相似的地方,哪里相似?我也说不清,但我惊诧这其中的玄机,还有其中的奥妙:他们都是侠客,酒香四溢,淋漓尽致;他们都是鬼才,很会奇思妙想,任意所之,他们的作品,海阔天空,雄奇瑰丽,变化莫测的,能不精彩好看吗?
画鹰,只为那云巅之上的飞翔
画鹰,是萧迹的使命。
他的笔墨语言雄浑豪放、意味深长,特别是鹰的那种不怒自威、犀利刚毅,跃然纸上,把人们带入了鹰的孤傲强劲,搏击长空的世界里。这需要怎样的笔墨才能做到笔走龙蛇的气势,达到美与力的最佳融合呵!
荣光与骄傲早已埋在心底,意气风发的萧迹,天马行空,展开了对鹰的万种遐思,只觉天山是那样的神秘、虚幻,心被攫住,便揣着为鹰生长了三千万年的桃花梦,从长安出发,追随着鹰一路向西,来到了罗布泊和阿尔金山的无人区,倾听生命低语,感受一种生命的力量。
在这云巅之上,那与雪莲花为伴的苍鹰呵,在这雪雨雷电中,很有气势地守候了三千万年,等的就是那个被誉为“鹰王”的萧迹呀。所以,萧迹来了。
在这云巅之上,他好像幻化成仙,将那横贯东西的天山,当作了自己又圆又大的画案。画案上,砚台是和田白玉雕刻的,墨汁是西王母瑶池里舀的,画笔是雪线上雪松枝做的,宣纸是苍鹰从果子沟衔来的白云,多么有气势呀。
彩笔绘世界。你能说他画出的鹰不是天底下最有力量的鹰吗?
在这云巅之上,他喝了雪莲花酿制的美酒,吸收了天地之精华,画出了鹰的一种精神。这种精神就是鹰的一种宁折不屈的气节,这种气节给人一种力量,这种力量就是云巅之上的飞翔……
走近萧迹。我想,萧迹一定会让他的艺术之花在他那四季如春的百花园里绽放出千万朵的美丽来。
 
【邓丽娟简介】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散文学会会员,西安市首届签约作家,碑林区作协理事。先后在《解放军报》《橄榄绿》《西北军事文学》《兵团文艺》《陕西文学界》《西安文艺界》《汉江文艺》等军地报刊上发表作品。2001年, 军旅散文集《漂流》由西安出版社出版。2008年,电视剧本《一个家庭的烦恼》由西安电影制片厂拍摄并播出,该剧本荣获“陕西省人口文化奖”一等奖。2013年,散文《走进西安》荣获“美丽西安”征文三等奖。2015年,散文《运动,使我豁然开朗》收入散文集《十年,我们一起走过》,并荣获陕西省网球协会特等奖。2016年,荣获《安康书评》全国征文大赛优秀奖。同年,《六月,穿越千年去见王维》《霍尔果斯河畔童话》《今夜,我想你》等诗歌由《伊犁锐角》等多家微信平台推出。《从这里到那里——用文字触摸丝绸之路》等随笔由《纪实天地》等微信平台推出。2017年,诗集《长安风诗歌十人选》由西安出版社出版,《如果可以》《我爱》《一条河流 一座城》等诗歌在北京电台和山东电台制作播出。微电影《红梅花儿开》由西安影视公司拍摄制作。

 
直通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