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娱 / 正文

浮世记:我与贾平凹一起爬楼梯

温之白 2017-10-03 18:39

 
今年五月的一个傍晚,和朋友相约,一起去拜访当代文豪贾平凹先生。
 
按照约好的时间,我们来到了位于南郊繁华地段的贾平凹“上书房”。贾平凹的书房大名在外,总是听圈内人讲,老贾的书房,一般人进去“镇”不住。这话的意思大概就是,坐在里面会心神不宁,不大自在,因为里面“出土”的东西太多了。
 
进得门去,果然大有气象,别有洞天。虽然谓之为“书房”,但整个空间似乎都被那些各种不同时期的盆盆罐罐、佛首、菩萨像和一些稀奇古怪的陈设给占满了。让人感觉有点无处落脚。但书还是有的,都深藏在那些架子里,陈设品的后面。
 
 
书房门内是一个对拼起来的男性生殖器的石雕,上面挂一盏灯。附近是一个黑色佛头,唐代风格,俊美富态,却残缺了。佛头上挂着他写的两个字:“文观”。还有些“文魁”的旧牌匾,“文门”的横幅,土地爷的神像混杂其中,究竟都是些中国叙事。
 
绕过门口的屏风,一张长桌上放着一块硕大的石头,黑色油亮,中间凹了下去,大约是寓意着主人的名字。招呼我们落座后,贾平凹先生就坐在石头后沉重的长条木凳上,与我们相对。
 
“来,你们尝一尝我的这个烟!”我刚要为先生递上一支烟,他却是先为我们递过来了他常抽的一款名叫“长城子龙”的烟。他一边招呼着让我们喝茶,一边给自己点上了一根,很享受的抽了起来。
 
 
可能是突然捕捉到了先生某个独特的神态,朋友顺手拿起相机就给对面的贾平凹先生拍了一张照片。贾平凹却说:“不要朝着我的头顶拍,这样会把人拍得给显老了。”
 
接着他又笑着说:“要平着拍。你平着拍一张看,我还是挺帅的。”朋友本来因刚才的莽撞似有尴尬,但听他这么一说,瞬间轻松了许多。他微蹲了身子,稳扎马步又拍了几张给先生看,这次他点着头满意了。
 
原来贾平凹先生也竟是这般的注重自己的形象的。
 
那日,贾平凹先生的心情似乎格外的好。烟雾缭绕中,他和我们聊了很多关于年轻人读书与写作的事情。末了,他还拿出自己珍藏版的《极花》给我们签名相赠。
 
最后,应大家邀请,他与我们各个合影留念。一阵争先恐后,我们硬是把一代文豪给“折腾”的额头上沁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
 
 
临别之时,已是灯火阑珊。贾平凹先生说:“我和你们一起走,我也要回家歇着去。”
 
走出门来,却发现小区的电梯突然停了电。贾平凹说:“我和你们一起走楼梯!锻炼一下!”
 
就这样,我和一代文豪贾平凹先生还有了一起爬楼梯的经历,就是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我日后的一个谈资。
 
我们一行人踢踢咚咚,沿着12层的楼梯蜿蜒而下。他走在前面,我们跟在后面,我打开手机的电筒给他照亮,他不时地回过头来说:“我没事,看得见,你们走好,小心别踩空了。”
 
快到一楼楼梯口的时候,“扑哧”一声,他划着一根火柴,又给自己点上了一根香烟。
 
走到小区门口,他和我们一一握手:“那你走……”这道别,像极了老家的二伯。
 
我们目送他先走,他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夜幕里。我突然觉得,贾平凹其实是个孤独的人。
 
其实,我们这些深陷尘世的人,谁又不是孤独的呢?
直通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