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人物袁辉:人工智能创业九死一生

作者: 郭朝飞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发布时间:2017-07-12 16:13

摘要:打开门,就是一种特殊的气质。几十平米的空间,一张办公桌,两个柜子,门口靠墙处一组沙发、茶几,可以闻到屋内燃着香,细听还有让人心境平和的音乐。 这里是小i机器人创始人、董事

 
[导语:现在小i机器人绝大多数客户都比小i自己名气大。创始人袁辉的经历,可谓九死一生。]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郭朝飞    编辑|马吉英    摄影|贾睿
 
打开门,就是一种特殊的气质。几十平米的空间,一张办公桌,两个柜子,门口靠墙处一组沙发、茶几,可以闻到屋内燃着香,细听还有让人心境平和的音乐。
 
这里是小i机器人创始人、董事长袁辉的办公室。
 
见我进来,袁辉从办公桌后起身。他一袭黑,黑色对襟布褂、黑裤子、黑布鞋,布褂底下是一件中式对襟立领白衬衣,左手腕戴着佛珠手串。由于瘦而高,他走路轻飘飘的。
 
袁辉和其团队已经在人工智能领域拼杀了十余年,目前小i主要面向B端用户,为企业和政府提供人工智能的核心技术、产品及解决方案与服务。小i的绝大多数客户都比小i自己名气大,比如中国移动等三大运营商,中国建设银行、交通银行、中国平安等金融机构,联想、京东、三星、LG等巨头。
 
2015年底,小i机器人正式挂牌新三板,股票简称“智臻智能”。小i机器人创始人、CEO朱频频告诉《中国企业家》,“今年董事会给了我们明确的目标,就是要去上创业板。”
 
对于这些,袁辉很淡然。创业十几年来,袁辉饱尝人间冷暖,曾经小i的C端用户量过亿,资本追捧,镁光灯聚焦,他是马化腾、丁磊等互联网大佬的座上宾。但光环暗淡时,投资人撤资,负面新闻缠身,死神在头顶盘桓。
 
创业经历重重难关,袁辉最终选择坦然接受一切因果安排。
 
“当年,我们也是九死一生。这个公司明天垮了,正常吗?正常。明天变成一个伟大公司,正常吗?也正常。为什么呢?你曾经种下过什么种子,他未来就有可能结出什么果子,中间你该浇水浇水,该施肥施肥,就是这样。”袁辉说。
 
听上去态度平和,但对袁辉来说,带领小i机器人走过生死考验的经历,并没有那么容易。
 
生死时刻
 
袁辉的生活规律而简单。
 
他的一天非常程式化:早起早课,然后出门快走半小时,回家吃早餐,上班一天,晚间不食,做完晚课睡觉。饮食方面,袁辉只吃素食,牛奶、鸡蛋是不碰的,并且“过午不食”,如果晚上请人吃饭,他看别人吃。
 
袁辉并非一直如此。六年前,他也是“无肉不欢”。转折出现在2011年,小i转型进入了第三个年头。
 
转型前,小i的主要产品是To C的聊天机器人,与MSN、QQ等合作。朱频频回忆,当时C端的用户量很大,仅在MSN的用户量就有几千万,2007年前后可谓风光无限,小i做地铁广告,袁辉成了很多刊物的封面人物。
 
同在2007年,小i获得了包括IDG、英特尔投资等5家机构的千万美元投资,其中IDG已是第二次投资。当时,小i的商业逻辑是,先发展用户,再考虑怎么赚钱,直到今天,仍有不少互联网创业者笃信这种模式。
 
人算不如天算,2008年,一场袭击全球的金融危机爆发,互联网行业亦受到冲击。小i遇到了很大的商业挑战,赚钱成为当务之急。“你不这么做,就死掉了。要么生,要么死,没有选择,这是求生的唯一机会。”袁辉说。
 
2009年,小i从C端转向B端,这并非是“突然拍脑袋的决定”。2006年,一个意外的机会,小i与上海市科委合作,为其开发了政府服务的客服机器人“海德先生”,有效缓解了政府窗口的大量问询和人工客服压力。朱频频记得,转型之前,这种To B的生意有一单没一单,量不是很大,但也做出了十几个商业机器人产品。
 
袁辉和朱频频都没有料到,转型的难度是超乎想象的。用朱频频的话说,To B看似商业模式清晰,客户很需要这个东西,但一开始购买产品和解决方案的人很少,市场很小。小i的现金压力越来越大。更要命的是,投资人对于转型方向很不认同,他们认为To C可能会有爆发,To B发展得再好,也是一个直线的发展。
 
时针走到2011年,小i进入了生死时刻。投资人撤资了,为了公司发展,朱频频回江苏老家借了两三百万的高利贷,月息两分,年化利率24%。
 
“2011年上半年压力确实比较大。”朱频频告诉《中国企业家》。他几乎要卖房还债,几天时间,朱频频的头发白了一半。
 
此前袁辉跟一些朋友借过钱,公司情况越来越糟,没人敢借了。一度,他们拿着公司的知识产权,到银行去做抵押贷款,当然也是没有结果。“那时候感觉雪中送炭的人真是相当少啊!”朱频频感叹。
 
“当时最糟糕的状态就是,每一天可能都有负面新闻,穷困潦倒、高利贷、四处躲债,而公司还要生存,真是垂死挣扎。你能想到的所有恶劣情况都有,只是程度的深浅而已。”时至今日,袁辉已不愿回忆任何细节。
 
朱频频的改变在容貌,袁辉则在内心。
 
“在最低谷的时候,事业、生活都碰到巨大挑战的情形下,人就两种状态:一种是你沉默,死掉了;另一种,你思索,思索之后也许有机会崛起。”袁辉追问自己三个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要到哪去?袁辉觉得,他所接受的现代教育无法回答这几个问题。
 
2012年,袁辉选择过起了一半清修一半商业的生活。
 
资本回来了
 
现金危机和高利贷没有压死小i,2011年下半年转机出现。当时,中国移动多家省级分公司决定上马客服机器人,国内能够提供该服务的企业寥寥,小i拿到了订单,高利贷借了两个月还上了。
 
一个不应该忽略的背景是,2011年苹果在iPhone 4S上发布了Siri,这促发市场和资本开始关注人工智能的语音识别与语义分析。
 
宽带资本合伙人刘唯说,Siri出来以后,资本开始寻找机会,当时其实讲的并不是人工智能,而是语音能否成为用户与移动终端、企业级进行交互的入口,语音是前端,语义理解在后端,这会不会变成一个巨大的机会?宽带资本看了几家做语音的公司,不是很乐观,主要有两大问题,第一是语音方面To C的泛场景短期不会有很好的效果,技术不成熟,人工智能还没有发展到那个阶段。第二,To C方向没有明确的商业模式,而且大公司扎堆,比如Google、百度等,创业公司机会不大。
 
刘唯与小i也有接触,小i虽然做B端,但规模不大,在当时双方的接触没有实质性进展。
 
随着Siri带动了本轮人工智能的风潮,2012年之后小i开始加速增长。
 
Nuance是全球最大的语音识别技术公司,Siri正是与之合作实现了语音识别功能。目前,Nuance是小i的战略合作伙伴,5年前还是对手。Nuance大中华区业务总监陈建诚认为,2012年小i拿下建设银行算是一个关键的标案。当时,小i的竞争对手包括Nuance、科大讯飞等,建行以招标的方式,通过交流、测试等环节,最终选择了小i。
 
“5年前,小i就是一个可敬的对手,它的中文自然语义理解、智能上下文问答做得非常好,那是我们第一次与小i接触,那个Case最后小i胜出,而且之后快速增长。”陈建诚向《中国企业家》补充道。
 
小i之前被资本抛弃,随着大客户越来越多,资本又回来了。
 
2013年四五月间,小i做新一轮融资,刘唯重新看了一次,这次没有犹豫。“我印象还是挺深的,5月初接触,七七八八的事情做完也就6月,这次投资顶多两个月。”紧接着,阿里也投资了小i。
 
刘唯很看重小i在数据方面的积累,他认为人工智能中价值最大的不是算法,而是有价值的数据,加之小i已经拿些了一些标杆客户,付费模式得到了验证。
 
袁辉和朱频频融资中的谈吐与表现也让刘唯记忆犹新,“一件事坚持了十余年是不容易的,难得的是他们并没有顺着投资人的想法去讲故事,不是讲你想听的,而是完全按照自己对于商业的理解,以及对于未来规划跟你沟通。这是最好的情况,能看到公司原原本本的样子,不是把公司打扮了一番。”
 
此后,还有融资进来,客户的雪球也越滚越大,加上人工智能大热,小i出现第二春。
 
角色转换
 
袁辉与朱频频的配合与默契是多年积累的结果。
 
2001年,袁辉从微软辞职,在朋友的介绍下结识了朱频频,当时朱还在中科院读博士一年级。当年,两人合伙创业,那就是小i的起点,不过当时公司名称与今天不同,也不是做人工智能的。
 
起初,他们想在移动互联网下做手机软件。显然时机不对,中国3G、4G网络还要等十年左右才大爆发,当时智能手机也与时下的大为不同,iPhone没有发布,塞班系统、Windows系统还是主流。在一个错误的时间做一件超前的事情,成功的概率几乎为零。不过,上天给袁辉与朱频频打开了另外一扇窗户。
 
朱频频说,探索移动互联网怎么发展的时候,他们经常加班,MSN、腾讯QQ有很多好友,无意间就做了一个聊天机器人。2003年年底开始开发,2004年1月就推出来了,用户量增长非常快,公司方向也就从探索移动互联网调整到了聊天机器人,这应该算作小i的第一次转型。
 
之后的故事你都知道了,面向C端的机器人模式最终失败了,公司差一点完蛋。经过这个变故,袁辉对于创业有了不同的认识。
 
“当年我们创业为什么呢?很简单,想实现一个梦想,这个梦想实际上是一个名利的梦想,夹杂外界的很多东西。在很多年之后,我才开始寻求为什么做它。”袁辉解释,起初公司叫小i,他给i赋予了很多含义,比如Internet(互联网)、information(信息)、intelligence(智能),看上去有很多梦想。现在,小写的i就是小我,公司价值观是小我利他,以成就别人来成就自己。
 
袁辉与朱频频在公司的角色也开始转换。
 
以前,袁辉主外,负责融资、政府关系、销售等事务,朱频频主内,负责技术、产品和解决方案。如今,朱频频将袁辉描述为“定心石”、站在最后的那个人,他自己渐渐往前走,带着团队向前冲。朱频频称,以前他就是一个技术宅男,很少与人交流,人多的场合就紧张,还会脸红。转向To B以后,他开始尝试公开演讲,与人打交道,虽然忐忑,也慢慢适应了。
 
重大战略决策,小i坚持民主集中制,袁辉还是最后拍板的人。但袁辉也说,“创业这么多年,重大决策早都习惯了,他们不要埋怨我,我不是圣贤。现在勉为其难,尽力而为吧。”
 
此前多年,袁辉一直是公司CEO,朱频频是总裁,5月初,朱频频接替袁辉成为CEO。
 
刘唯表示,作为投资者,他认为公司的格局比原来更大了。
 
结果未知的较量
 
小i更安全了吗?显然没那么简单,人工智能作为风口,巨头云集,资本不断下注,小i身处一个激烈竞争与极速变化的领域。
 
袁辉认为,小i的优势在于定位。Gartner将人工智能分为两大方向,General AI(通用人工智能)和Narrow AI(限定人工智能)。BAT以及很多创业公司都聚焦在General AI这一领域,属于B2C的方向,而小i属于Narrow AI,做商业人工智能,定位不同,商业模式不同,做的很多事情都不一样。这个领域大公司不涉足,创业公司没有积累也很难与小i竞争,因为B2B市场一个很大的特点是替换成本很高。
 
刘唯说,人工智能从大的方面分感知和认知,感知方面还有语音和语义方向,科大讯飞在语音方面做得很不错,小i的核心点和强项在语义。BAT之外,与创业公司相比,小i在自然语义以及智能客服领域属于第一梯队。
 
不过面对巨大的风口,小i在寻求更多可能。朱频频介绍,小i的目标也是做一家平台型公司,小i在人工智能底层的核心技术与前瞻性方向、应用方面都有布局,比如,发展人脸识别、语音识别,通过投资和孵化一些企业,在应用层面进入医疗、法律等行业;底层技术方面,朱频频与中科院一位院士合作,研究量子人工智能。此外,在硬件方面也有拓展,比如物联网、智能家居、智能车载等。朱频频强调,在硬件方面,小i不介入行业内部,水太深了,只提供核心交互能力和一些应用场景。
 
2016年,小i传统业务与创新前瞻性业务投入比例是7:3,2017年创新前瞻性业务投入将调整至百分之十几。朱频频解释说,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2016年做了大量研发,2017年要落地创造商业价值,第二,今年董事会给了明确目标,要去上创业板,创业板需要利润等指标。
 
智臻智能2016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实现营收8582.03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90.06%;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316.95万元,上年同期为-6079.07万元。朱频频说,2016年亏损的主要原因是研发投入与行业拓展。年报中称,报告期内由于业务拓展和人员增加,销售费用同比增长88.78%。
 
“其实我们本来的目标是上海的战略新兴板,但毕竟经过新三板以后,公司的管理、年报之类都实现了正规化,并且经过股份制改造,后边转板比较快,也顺理成章。战略新兴板对于利润没有要求,我们大举投入市场、研发,但没想到取消了,一下就尴尬了。现在没有办法,只好往创业板走。”朱频频说。
 
朱频频承认,安全从来都是相对的,小i也面临挑战,前有BAT等巨头,后有很多创业公司等追兵,人工智能如此热的情况下,谁也无法保证会不会有新技术,继而颠覆原有的商业模式。小i最担心的,是怕找不到自身存在的真实问题,从而延误战机。

支持是鼓励 赞赏要乐意

人物传媒网打赏

打不打赏都无所谓,你高兴就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