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企明星 / 正文

周迅:对一个人好,从当下就开始对她好

朱真 2017-06-17 09:42

 
看过周迅的部分电影,并不喜欢她,原因是她在戏里的角色。《画皮》里,她是妖狐,挤进公主与将军之间的爱情;《如果·爱》里,她演孙纳,不择手段往上爬,在两个男人之间徘徊抉择;《李米的猜想》里,她演一个出租车司机,发了疯似的寻找失踪的男友,实在读不懂她那种迷茫与神经质......后来想想,不喜欢周迅的原因正是因为她把戏里的一个个角色都演活了,让我们看到每个人都不想面对的人性。
 
在《周迅:小姐,你有一张未婚妻的脸》这本“传记”里,我认识了一个全新的迅哥儿。
 
“不是说你这辈子没人要你才叫未婚妻的脸,是因为周迅永远是抱有期待的,期待明天,仿佛明天对她全无恶意。”
 
 
周迅的朋友说,她是一个漂泊的人,每个时期接触不同的人、经历不同的人,幸运的话可能会留下一两个一直维系的。
 
这或许和她的成长经历有很大的关系,因父亲工作的关系,她从小就开始进入剧组拍戏,在剧组里长大,一个剧组拍完就换下一个剧组,接触一拨人一段时间后又换另一拨人,上一拨人很少会再遇到。周迅说,小时候爸爸就告诉她,君子之交淡如水。她要对谁好,当下就开始对他好了:“人生的路就是这样的嘛,就是聚聚散散。散散聚聚,不一定要带走。”
 
她这么说也这么做,珍惜剧组里的每一个人,因此每一拨人都像母鸡呵护小鸡一样爱护她。书中有这样的一个故事,有一次周迅在寒冷的暴风雨天气里拍摄,凌晨时分,每个人都又冷又困的熬着,她更是要没入齐胸的冷水中拍摄,每次下水前,她都把大家喊在一起手叠手,眼睛一闪一闪,哆里哆嗦地对大家说:“做任何事,我们都在一起。”
 
 
她是明星,是剧组里最闪亮最重要的那颗星,然而她却以一颗平常心珍惜相遇的每一个人,“我们都在一起”,就算没有惹出两行热泪,也至少会让大家在寒夜里内心增添了一丝丝温暖。
 
有一次电影杀青之后,他与男友回来在机场手牵手走,《人物》的记者问她:“恋情尚未公开不担心被拍到吗?”周迅困惑地说:“你跟这个人在一起,你不是对他全部认真的话,那跟他在一起干吗?对他全部认真的话,拍到就拍到啊!”
 
终于知道为啥她被别人叫做“迅哥儿”、叫做“阿勇”了。因为她有不同于其他女明星的“男儿”小气概,她的果敢不仅表现在对自己的负责上,也表现在对爱的人身上。
 
爱一个人,就要对他全部认真,就要承认全部的他。这是在我们很多人身上并没有的勇气,害怕受伤是借口,喜欢一个人不承认便是对彼此最大的伤害,希望我们都能像“阿勇”一样果敢,对爱的人全部认真,接受并承认全部的他。
 
就像当下的爱情,她不再那么看重才华,而是更在意善良与诚实。书中描写了这样一段:拍雨戏的日子,Archie总会拿一条干爽的大浴巾等在摄像机后面,一听到“cut”就快步上前把周迅像裹小猫一样包起来,周迅也会很配合地蹭一蹭,甩甩发梢的水珠儿。
 
“才华是情感之外的东西,你再有才、再有钱,再怎么样,两个人不是一个路子的,就不是一个路子的。”
 
 
周迅与曹保平导演合作《李米的猜想》,在回放电影镜头时,曹保平一针见血地说“这个镜头做作、矫情、“不高级”。周迅什么话也没说,马上再来。
 
“有的演员这么直接讲承受不了,没有承受的心理资本,而她能承受。”曹保平后来评论说,“脆弱、自尊或者怕别人看不起,周迅没有这个。”
 
因为对周迅来说无所谓,她觉得“我把我交给你了,你负责控制你要的,我负责努力去做。”
 
对于我们普通的女性而言,“衰老”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对于女明星来说,这种恐惧会被放大数百倍。1974年出生的迅哥,已经迈入女人的四十年华了。“衰老这是必然的趋势。人永远是会想要充满精力呀,但是你会随着你越来越老,任何东西都会越来越弱,但是你就必须得去接受。而且你想,生老的后面还要面对病呢,到最后还要面对死啊!”对于变老,她在慢慢接受,便开始接触很多佛书,让自己释然看淡。她说,“满头银发,在一个爵士酒吧,我就谈贝斯。”
 
这样的迅哥,现实中的迅哥,比她饰演的很多角色要“可爱”的多,对身边的人、对爱的人、对自己和对生命,她都是善良的“阿勇”,值得我们在她的电影角色外去品味和喜爱。
直通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