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月谈 / 正文

萧迹 一个温暖的朋友

雷达 2017-04-27 11:23

 
在我所有的朋友中,萧迹是一个另类。当然,他的另类不是那种让人生厌的故弄玄虚,也不是那种自视清高,恃才傲物的个性。虽然,萧迹完全有这个能力实力去随心张扬自己的个性,毕竟,那十几部长篇小说、约五百万字的作品,以及题材的涉猎广泛已经做实了他的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但是,在萧迹身上,让我时刻感受到的是他那低至尘埃的谦逊。
 
萧迹的谦逊不是装出来的,是从他的心底自然蕴生的。在与他的交往中,时时感受到的是一种舒适和恰到好处的迎来送往。
 
由于职业特性,在我的身边不乏写书的朋友,于是,常常看到这样的一番场景,谁只要出版了一本书就四处奔波,轮番轰炸,吹着大喇叭的宣传炒作,生怕别人不知道,可是翻来覆去还是跑不出自己的那个圈子。
 
萧迹每次出版新作品,轻描淡写的如同品一杯新茶。我们只是在各种畅销书排行榜上才知道了他又创作出版了新的作品。记得那年他的《团委书记》出版后,曾一度占居在首都图书大厦的排行榜上,且在十部畅销书中,唯一小说类的就是萧迹的这部《团委书记》,可他却是在我问过之后,才首肯确有其事。
 

 
萧迹朋友多,人脉广,问他为什么不借朋友之强力炒作宣传。萧迹告诉我,炒作总要费力耗时求人的,求人就是麻烦人,麻烦人则是世界上最麻烦的事情了。再说了,朋友之交,真水无香,越是朋友越不能麻烦朋友。况且,他写作就是为了享受创作过程中的那个快乐,一本书出版了,他的这个享受过程就结束了,剩下的事就是享受下一部作品的快乐。至于书是大卖还是热卖,则是出版社、书店和读者的事情,肯定不是他的事了。
 
这就让我明白了为什么他的作品先后获得团中央五个一工程奖,安徽省五个一工程奖等等奖项后,他自己却连奖杯、证书都不去取,至今还安然放在人家的仓库里。
 
就是因为萧迹体验写作的快乐,又因为快乐的写作衍生出了更多的创作快乐。萧迹在文学创作的同时,他还涉猎书法,绘画,音乐的创作。那天,在报纸上看到一篇关于萧迹画鹰的报道,才知道他的鹰王已经鹰击长空,鹏程万里,笑傲江湖。书法作品亦早已收藏于国内外多家机构,雕刻于名山古刹之中。
 
萧迹说,所有的艺术都是相通的,最终起决定作用的不是技巧,而是博览群书,感悟人生。
 

 
因为读书因为感悟,萧迹对人生亦有了深刻的认知。他说,所有的东西,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替社会暂时保管。不管你是用什么办法得到的,最后还得回归社会。与其争来争去,不如顺其自然。“人生苦短,短暂之人生岁月,与其时时争斗,坠入身心之不快。不如,减少欲望,与众人分享快乐。”
 
有了这种人生的观念,萧迹做人做事就多了一份豁达和纯静,不争取不攀比不争论不后悔,一切顺其自然。与他交往如小溪潺潺,缓缓而行。正如他的那部长篇小说《平·安》,平一点安。他说,现在的人个个行色匆匆,忙忙碌碌,说白了,就是为了那个“欲”。欲望强了,焦躁自然多了。所以,生活应该简单一点,平缓一点,自然就安全了,平安即是福。
 
萧迹,就是这样的一个温暖的朋友。我常给身边的人说,萧迹的趣缘斋,就是一处人生路上的风雨亭,不管我们走多远走多累,在他那里一杯清茶,一盏清酒一句淡淡的问候,那种疲惫那种倦怠就在静静的空间里烟消云散了。
 
直通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