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报 / 正文

学习王卫好榜样

芙蓉王 2017-03-04 10:05

二月最后一天,刘强东牵着奶茶妹妹出现在了宿迁,甜蜜恩爱,再次荣归故里的东哥,当众宣布给老家捐赠1亿人民币。而因为两人的牵线搭桥,奶茶妹妹的母校南京外国语学校也将落户宿迁。

其实,刘强东已拉着奶茶妹妹强行上了好几次娱乐兼科技版的头条。以至于有人笑称,刘强东与奶茶妹妹合体是京东公关的核武器,足以对阿里构成核威慑。

与刘强东的高调形成强烈反差的是,顺丰的霸道总裁王卫却因为过于低调,激发了宝宝们的好奇。几乎在同一时间,所有媒体都在帮王卫计算他离中国首富还差几个涨停板。

一周前,顺丰借着鼎泰新材的壳,登陆A股后一路飙涨,王卫的财富一度超过马云,离内地首富的宝座一步之遥。

王卫有机会问鼎首富要感谢这个疯狂的时代。无论是当年的全通教育,还是暴风科技,只要有点概念的公司上市,都会遭到了一番热炒,市盈率暴涨。

股市还真是一个容易造首富的地方。往回看,端着铁饭碗的丁磊从宁波电信局下海后,去深圳找了一趟网友马化腾,当时两人坚信互联网有前途。2003年,三石哥靠着《大话西游》带来的股市利好登顶首富,然后就过上了养猪、打游戏、开跑车的幸福生活。2004年8月,盛大网络在纳斯达克上市,股价一路攀升,成为纳斯达克市值最高的中概股,31岁的陈天桥成为拥有90亿人民币的新任首富。往后,包括马化腾、王健林、马云都是因为股价的起伏,在首富的位置上数次更替。

但相比于其他几位,王卫的江湖传说,稀缺又神秘。

敲钟当天,王卫是穿着牛仔裤和休闲夹克出来的,活脱脱一个路人甲形象,要不是身边工作人员簇拥着,不认识的人还真以为他走错了场子。王卫如此随性而为已非首次,根据江湖上流传出来的仅有几张照片,王卫大多是牛仔裤配运动鞋装扮,即便对方是投资人,或者是省部级领导。

几天前,网上曾疯传史玉柱的一张照片,在一群西装革履的高管面前,营销狂人史玉柱穿着红衣白裤就出来了,看得人满屏尴尬。这种感觉就像放着贝加尔湖的背景音乐,你非要来一段二人转。马云也是操碎了心,没少为这事吐槽这位好友。

但网友们的解读才看到了精髓,这才是成功,不管在什么场合,想怎么穿就怎么穿。看来以后成功的标准不能光是财务自由了,还得加上穿衣自由。

这是王卫第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这位创业18年只接受过一次媒体采访的神秘人物,在感谢了各路人马之后,第一句话居然是提醒自己要更加谨言慎行,“少说话多做事”。

听到这句话的媒体人真的要一口老血喷了出来,原本以为可以趁着上市机会采访王卫,现在看来要泡汤了。而营销号也都在等着“王卫牌”的鸡汤,显然,光有“马云最尊敬的人”这一个点已经细节不够用了。

在接触公众这一点上,南北方差异很大。北京企业,尤其是互联网企业,爱往外说,钱未到账,通稿先行。东拉西扯一大堆,最后发现还只是一个demo。想当年,某电商企业切个西红柿都能搞出点绯闻,某支付企业说好了不收费转身就翻脸,手机界更是动不动就跑分,吊打乔布斯。

广东出富商,从清朝时的广州十三行,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春天画的一个圈,广东经济一直走在了先富的行列。如今,在商界排得上号的,顺德有碧桂园杨国强、美的何享健,深圳有华为任正非、大疆汪韬,潮汕则出了李嘉诚和马化腾等知名企业家。而这些人的共同特点都是闷声发大财,不愿在公众场合抛头露面。

“微信之父”张小龙自从跟了马化腾之后,变成了见首不见尾的产品教父,除了每年微信公开课出来溜一圈,几乎不接受媒体采访。大疆无人机的汪韬也是同样做派。

王卫是媒体界最紧俏的采访资源。当年,《创业家》专门派出记者,苦寻王卫,最终也没有见到他的庐山真面目。

甚至有人专门通过邮政部门领导给王卫递话,也无果。另外一位行业报主编则一直想邀请王卫“来编辑部坐坐,不是采访,就是内部交流”,王卫最终没有出现在这家报纸的编辑室里。知名媒体人秦朔约采访也被婉拒,“总裁不接受采访的初心不变,实在为难”。

王卫不出来或许是有道理的。当年好不容易出来接受了三家媒体采访,本着有问必答的精神,结果新手上路,一不小心就翻了车,还被媒体揪着打脸。

当时王卫对媒体说,“上市的好处无非是圈钱,获得发展企业所需的资金。顺丰也缺钱,但是顺丰不能为了钱而上市。上市后,企业就变成一个赚钱的机器,每天股价的变动都牵动着企业的神经,对企业管理层的管理是不利的。”这一点,与任正非选择华为不上市的原因很像。

原本说的是顺丰不上市,没想到6年后顺丰却成了深市老大,这就尴尬了。王卫信佛,虽然不是出家弟子,但也不打诳语,本来就没说几句,没想到还踩到了坑,以后干脆还是偷偷乐吧。

其实,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互联网圈,完全不必有心理负担。太多企业上午还义正严辞地辟谣,嚷嚷着要发律师函,下午就能面带微笑宣布传闻成真;还有些女同志,十亿赌局转身就成了玩笑话。显然,王卫同志还是不熟悉圈子的套路。

2011年4月,外界首次看到王卫与人民日报的记者谈笑风生。王卫在采访中表达得大气得体,“中国民营快递能走多快、走多远,和政府的决心不无关系”,“我们并不是说非要政府给多少补贴,一些小问题企业自己会想办法解决。关键是国家大的政策环境要支持民营快递企业发展”。

但王卫接受采访的一个重要背景是,新的《邮政法》刚刚实施,新法规承认了民营快递公司的合法地位,但也明确规定,外商不得投资经营信件业务。顺丰和王卫也是在这种背景下回来了。

王卫是香港籍,在相当长时间里,顺丰都是一家港资独资企业。2010年下半年,顺丰将自己延续了17年的外资身份变更为内资,成为一家名副其实的民营公司。王卫也变成了深圳市民。

用王卫的话来说,中国民营快递是先有了儿子才拿到准生证。顺丰在2008年之前都还是没有拿到准生证的“黑户”,送个快递还要偷偷摸摸。不知道刚刚拿到网约车牌照的程维同志,是不是有接受党报采访的准备。

“我相信,只要国家大的政策环境不变,中国民营快递企业五年之内一定会有一些亮点!”王卫话不多,但切中要害,这或许是王卫把媒体处女秀献给人民日报的重要原因。

只是心疼那位敬业的香港记者,当年为了拍到王卫,硬是在顺丰深圳总部蹲守数日,派收了300个包裹。

低调的另外一个原因,或许与人身安全有关。《创业家》在寻找王卫的文章中,有一段这样的描述:2005年的时候,有一群新认识的朋友跟王卫一起吃饭。饭后,大家坐上了王卫的越野车,准备再去一个别的什么地方玩会儿。王卫开车,没多大一会儿,在拐了一个大弯之后,王卫打了个电话。他在电话里说:“没事,你们走吧。”有人回头,看见后面跟着有辆奔驰车,它一个急停,掉头就消失在滨海大道的车流里。

人们总算有理由相信,香港枪战片除了编剧脑洞大开,很多也是取材现实。人在江湖飘,真的是难免要挨刀。

顺丰刚开始走的是加盟路子,那些店铺挂着顺丰的牌子,但都是独立的王国,很难受控制。这种路子的优点是扩张快,但历史的教训是,诸侯林立往往意味着混乱。不久前,圆通还因为加盟商不配送,搞得这个几十亿的企业就这么“被倒闭”了。

王卫从2002年开始就决定不带加盟商玩了,加盟制转为直营制。而已经加盟的商户只剩下两条路:要么被收购,要么滚蛋。利益的对抗必然剧烈。据说,因为这事,王卫身边常年雇有4-6个保镖。

今天,顺丰的股票又绿了,涨停板没有如期到来。但外界的骚动并没有影响王卫的低调作风。往后,人们也很难看到,这位神秘的大佬会出来跟人打个嘴炮,或者跑到乌镇组个饭局,当然,也不可能教大家定个多少亿的小目标了。

相关推荐
直通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