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月谈 / 正文

李万兴:书意烂漫出新韵 且以笔墨舞余生

刘雷 温之白 2016-12-28 20:52
 
文/刘雷 温之白 编辑/陈雨桐 首发/人物传媒网
 
时隔三载,再见李万兴时,他刚刚办完退休手续,正准备着开启自己的另一种人生。
 
在这之前,在长达三十余载的人生旅程中,他一直是一位执著于医道的“杏林”中人。但对他来说,从医是职业,“从书”才是生活。
 
在他的一生当中,笔墨始终如一味生活的调剂,给了他很多生命的快乐。所以他感恩、热爱并执著于这一味调剂……
 
见笔者一行到来,他兴奋地拿出刚刚为自己60岁生日而创作的60米书法长卷。快乐的像一个孩童,为大家展示自己心爱的“玩具”。此情此景,让那个再平凡不过的上午也变得“非同寻常”——一种细微的感动在盛大的暖阳里隐隐流动。毋庸置疑,这才是人生中最为纯粹简单的快乐!



 
不同的诗词、不同的笔体、不同的肆意挥洒,当那一卷承载着不同印记的卷轴徐徐展开,笔者似乎看到了一卷光阴的故事。
 
以这样的方式为自己的寿辰献礼,这无疑是一种别致的回归。而这种回归,又何尝不是他人生修为和生命品味的直观映射呢?



 
说是回归,其实也是启程。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余生所有的时间,都将是他与书法相守……”

 
想想的确也是如此。一个60岁的老人,卸下安身立命的战甲,终于可以安享天伦,那他还有什么理由不去追求自己的“所爱”呢?
 
就在笔者的无限遐想中,素雅的长卷,从头到尾被一点一点铺开,像打开尘封已久的印记,厚重而又令人惊叹。只见,一首首唐诗宋词在行、楷、隶、草等不同的书体间被交替转换,又根据诗词达意以不同的墨迹将之表现的淋漓尽致,肿而不杂,气若长虹。淡雅似清风明月,酣畅若龙飞凤舞;细观之,墨香温存的一笔一划,皆浓情若飞剑,疏落有致、放而不纵,貌似质朴、内含空灵,工而不极、简而多姿。

 
犹记两年前采访李万兴时,他还在某医院担任要职,忙的不可开交。那次我们的交谈也是在几经打断中完成的。虽然如此,但李万兴留给笔者的印象却是非常深刻的。无论多忙,多紧急的事,他都稳而不乱、镇定自若。尤其是聊起书法时他脸上那种陶然的神情,更让笔者觉得他不仅是一位书法爱好者,更是一位追求精神享受的品墨人。
 
多年来,李万兴一直徜徉在书海翰墨中,厚积而薄发,细细品味着笔墨里的浓香。以书会友,以仁立身,不断树立着高尚的人格。



 
“书法不是写字,它是艺术,是纸上的舞蹈,是无声的音符,是对美的一种锲而不舍的追求。”两年前李万兴对书法艺术的理解仍然在笔者脑海里回响,两年后他依旧这么认为。唯一不同的是,他的书法作品更加凝练,气韵酣畅,挥洒自如,神采飞扬,落笔成舞,给人一种极致的美的享受。
 
了解李万兴的人都知道,他不以写书法为生,他写书法纯粹是个人爱好,小时候就喜欢,后来这种喜欢一直延续着。几乎每天都写,即使在繁忙的工作中,他也会捡时间,写上几笔。他说写书法能缓解疲劳,能让心静下来。
 
在书法这条路上,李万兴以极其认真的态度,虔心的走着,不急不躁、不紧不慢。也曾受著名书法家李圮、杜毓成、张兴斌指导,却不流于模仿,不拘于一体,在不断地学习、创新、否定、完善中形成自己的风格。
 
书法家不是工匠,不是能写就行,更要在写的过程中去探索,去享受,方能有所成,有所精。“对书法光是喜欢不行,还要有知识的积淀。”李万兴如是说。
 
纵观李万兴的书法作品,每一个字,每一句话,每一组诗,都有他自己的体悟。以笔诉心,以字寄情。细赏之,便能从中看到他每一个时期的精神面貌:严肃的,恬淡的;豪情万丈的,云淡风轻的;百折不挠的,以及神采飞扬的……每一笔,每一划,都是有血有肉的。



 
观《山高人为峰》,能感受到那种屹立不倒、睥睨群山的豪迈情怀;观《浪搏龙云》,就真的有一种乘风破浪的澎湃气势扑面而来;观《山居秋暝》,则又是另一番空灵清新、宁静致远的意境;而观《淡如秋菊何方瘦,清到梅花不畏寒》,真的能看到不畏严寒、风骨铮铮的君子形象。他的作品中有很多历代名人诗作,每一次欣赏,都仿佛在看一场动人的舞蹈,惹人流连,让人沉醉。真可谓:玩之不觉为倦,览之莫识其端,心慕手追,此人而已。
 
品李万兴先生墨韵,不难读出他隐匿在他骨子里的“书生”气韵,却也隐隐看得见他笔锋之外的“剑客”气质。无论对于书法用笔,字形结构、还是气息的运用,都是气势如宏,章法布局严谨得当,行云流水,洒脱自如,不狂不颠,潜心学问,字如其人。正如“字由心生”,传递着李万兴一生都超然豁达的心境。

 
书法历来被认为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是中华文化独特的艺术瑰宝。“文如其人,字如其性。”这是古人留下的经典古训,一个没有特质和独立思考的人是难以创作出好的作品来的。我们这个时代并不缺乏具有观赏性的书法作品,而是缺乏能感动人的作品。李万兴先生就是把自己的作品融于生活、以他别具一格的书法和生命感悟,书写着自己的墨韵人生。
 
如今退休之后,李万兴终于有了可以充分支配的时间。书法,也将成为他度此余生的不二选择。而今,虽然已是六旬老人,但是他每天依然坚持练习书法。书案前的安静时光并不寂寞,他说,只要钻进去,就不会感到枯燥。日日书写,他从点滴的进步中感受到喜悦。说到这里,他颇有些自豪。
 
“书意烂漫出新韵,且以笔墨舞余生。”只要笔墨丹青相伴,哪怕时光催人,也可收获人生快意,白首无憾。让我们衷心祝愿,李万兴先生能在笔墨快意里收获更多的快乐和幸福!

直通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