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娱 / 正文

束星北——中国的爱因斯坦

人物传媒网 2016-12-07 20:39

1972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李政道先生回国,党和国家领导人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了他。当周恩来总理提出希望李政道能为解决中国教育人才“断层”的问题做些工作,介绍一些海外有才学的人到中国讲学时,李政道说:“中国不乏解决‘断层’问题的人才和教师,只是他们没有得到使用,比如我的老师束星北先生。”
 
当李政道提出想去看望一下恩师束星北,就连主政一国的总理也没能帮上他这个忙,因为,束星北正在接受管制,因种种不方便,让李博士失望而返。
 
束星北——这位曾经培养启蒙过像李政道、程开甲、吴健雄等著名科学家,被业内人士称为“中国的爱因斯坦”的国际级科学大师,由于种种原因,他的名字与事迹却不被普通中国人所熟悉。
 
在中国科学教育界,束星北是最为独特的人,没有之一。
 
 
首先是他的才华。他早年留学美国,后入英国爱丁堡大学深造,1930年1月获硕士学位,随后到剑桥大学读研究生。此后,爱因斯坦邀请他当自己的助理。1931年9月因结婚返回中国。
 
回国后,受聘于浙江大学物理系任副教授。1935年7月物理系全体师生因反对校长独断专行,离校。束星北到上海任暨南大学教授兼数学系主任,并兼交通大学物理系教授。1936年4月,竺可桢出任浙江大学校长后,聘请原物理系全体教师、技工回校。束星北也于1936年8月回浙江大学,翌年升为教授。
 
在浙江大学,束星北度过了他一生中最平静也是最辉煌的一段时光。当时的浙江大学物理系,束星北和王琻昌是两个标志性人物。
 
他不仅是一个天才的物理学家,也是一个杰出的教育家,他不用讲义,不写板书,他用最简单的方法剖析物理定义的本质,他带出了吴健雄,李政道,程开甲这样一批学生。
 
其次是为人太认真。不论是学术上的,还是信仰上的,他都爱较真,不给人情面。有一次北京物理学家王竹溪教授应邀来山东大学讲座,王竹溪教授谈自己的认识和成果。他一边讲着一边随手在黑板上写出一些流畅漂亮的公式或重要的概念。报告大约进行了将近50分钟时,束星北走上讲台,不做任何解释,直接说:“我有必要打断一下,因为我认为王先生的报告错误百出,他没有搞懂热力学的本质。”他捏起粉笔一边在王先生几乎写满黑板的公式和概念上打着叉,一边解释错在哪里。一口气讲了40分钟,王竹溪在旁边极为尴尬。
 
那时,束星北刚刚调来山东大学不久,那场突击辩论,让他一下子成为青岛学界乃至山东省的名人。
 
王竹溪是周培源的大弟子。据说他回到北京后,曾到周培源先生面前哭诉。大学的有关领导也认为此事有损王先生的面子也有损于山东大学的名声。专门找束先生谈话,束先生却说,有些东西他没从根本上讲通,我自然看不下去。这才是大师风范。
 
正是因为这样的个性,让他的人生之路充满艰辛与屈辱。
 
 
就是这样一个天才的物理学家,由于当时的许多人容不下他的性格,得罪了小人,被人算计,束星北被迫离开了了自己钟爱的物理系,几乎成为了各个院系都不敢接收的“孤魂野鬼”。离开了讲台的束星北有过许多计划,但在当时的环境下无一例外都胎死腹中,最终,他选择了研究气象学。很快,束星北就在气象学上找到了感觉和方向。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他发表了十几篇论文,引起了气象学界的巨大轰动。
 
时间真是个残酷的杀手,当年那个“恃才傲物”的“霸气”束星北,不见了。
 
直到1972年李政道访华时,向周恩来提起自己的恩师,束星北的命运才慢慢出现转机。
 
1974年9月11日,束星北终于摘掉了"反革命分子"和"极右派"两顶帽子。他真正搬掉压在头上的两座大山是在1979年底。屈指算来,他被压在山下的时间是22年。
 
而平反之后,却没有几个大学敢要他,最终,是国家海洋局第一海洋研究所打破了禁忌,聘请了他。
 
此时的束星北,已经是70岁高龄。从1958年判刑至1978年重上讲台,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年。这20年里,他的学生李政道获得了诺贝尔数学奖,他的好友王淦昌成为了两弹元勋……一代物理学大师,他最宝贵的二十年,就这样被浪费在了蹉跎岁月里。
 
1979年,中国第一枚洲际导弹需要计算弹头数据舱的接收和打捞最佳时限。有人推荐束星北。上面为此拨款100万元,束星北分文没要,一支笔,一摞纸,准确无误完成任务。当年他73岁。航天学界轰动一时,天才还是天才。
 
1983年10月30日,束星北逝世。去世前,他把自己的遗体捐给青岛医学院。他说自己的大脑超乎寻常地好用,七十多岁了,还能够和二三十岁一样思路清晰活力无限,希望死后解剖自己的大脑,以作医学研究之用。但是他去世时,正赶上青岛医学院换班子,无人顾及此事。等到半年之后有人想起来时,尸体早已腐烂。于是,一代物理学大师束星北的遗体,就被两个学生草草埋葬在学校篮球场边的双杠下面。时过境迁,如今,那里早已经盖起了高楼大厦。这个一生以科学救国为信仰的科学家,终于和他终生热爱的祖国大地融为一体,再也不会分开。
 
直通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