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月谈 / 正文

傅耀东:将梦想成真的人

萧迹 2016-11-28 11:37

傅耀东(左)萧迹(右)
 
文/萧迹 编辑/陈雨桐 责编/刘雷
 
周六早晨刚醒,还懒在床上不想起来。手机就传来了一条信息的提示音。拿过手机一看,上面竟显示当天下午前往广州的机票信息,顿觉诧异。虽然,这几年,每次到外面讲课或采风,也都是人家订好所乘班次,再通过手机告知我,可是,那全是提前沟通好的。这条信息来得却是没边没沿的----不等我想明白,手机铃响了,是傅耀东打来的。他告诉我,赶紧往机场赶,参加他公司明天的店庆十二年。

 
我还想婉拒,理由是这几天事情太多。但傅耀东已不容我多说,快速说道,明天开完会,你想什么时候回就什么时候回,绝不拦你,你的什么事都不耽误。
 
我知道耀东的性格,一言九鼎。耀东是我的中学同学,十二年前,他在西安做服装还有建材生意,那时我们天天在一起,他还特意聘我做他公司的文化总监,说是文化总监,其实就是陪他天天喝酒聊天。
 
有一段时间,他说他想在西安开一家咖啡厅,或者茶社。那些日子,我们两个跑遍了西安所有的茶馆咖啡厅,喝遍了这里的所有咖啡和茶水。可是,最后他却告诉我,他要去广州卖西凤酒。我当即劝他别去了,一是咱天天在一起吃香的喝辣的,虽小富但即安啊。二是到广州卖西凤酒,那不是开玩笑吗?那个地方潮湿炎热,怎么能习惯了大西北的西风烈?
 
耀东不仅不听我的劝说,还反过劝我,辞了公职和他一起南下。
 
我是一个既保守且守旧的人,哪敢如他所言,辞了公职和他一起南下创业。于是,在我们长谈且彼此没有说服对方的情况下,第二天,他拉了三十万元的西凤酒去了广州,我则在西安按部就班的度过一天天安逸却毫无挑战的日子。
 
我们俩联系的频率从开始的频繁到后来越来越少,以至于一年间也就问候一两次了。中间,他也邀请过我,虽然态度诚恳,但我一直也没有很好的机会,始终没有成行。
 
这次十二年公司店庆,耀东却直接给我安排了行程,他的理由也很充分,十二年一个轮回,也应该见个面,彼此做个盘点了。
 
上午还在电话里纠结,下午我已经到了广州。耀东心诚,又是大奔接机又是五星级酒店安排,让我一路上心里直盘算,心道老同学间干嘛搞得那么复杂的。耀东说了,你别以为只是对你这样,所有来广州的朋友全都一个待遇,更何况咱俩这种兄弟情了。

 
时间虽然紧张,但耀东把我的行程却安排的有序,广州第一高楼小蛮腰也上了,珠江也游了,五羊开泰也拜了,几千块钱一只的帝王蟹也品了。晚上,他出酒店和我分手时,他问我,十二年前咱俩的约定你记得不?
 
记得肯定是记得了,但嘴上我却连连说忘了忘了。
 
因为,我清楚的记得,十二年前,他说他要挣一个亿,并要求我在文坛上争取弄到巴金的成就。十二年过去了,虽然我也没敢浪费时间,创作出版了十几本书,但我深知自己与巴金先生的距离那绝对是遥遥无期,别说巴金了,就是九斤也是个玩笑话了。
 
听了我的回答,耀东若有所思,没再说什么,只是说明天店庆上见。

 
第二天公司店庆,所有的员工都来了,耀东先请我给大家讲了一堂企业文化,接着,他就上台了。我没有想到耀东在介绍我俩的关系时,突然说到,当年,他刚刚起步创业的那几年,非常的艰辛。曾经有一次他给员工发工资都成了问题。在万般无奈下,他想到了我,要向我借两万元钱。耀东说,十几年前,萧迹的工资每月也就是一千来块钱,再说了那时的两万元和现在有着天大的差别。但是,他真的没有想到的是,他第一天给我张口,第二天,我就把两万元打给了他。
 
我打断了他,说:还有这事?不可能吧,我这么抠的人,怎么可能给别人借钱?
 
耀东笑道:你忘了,但我记着,我身边的人都记着。
 
我接着问他,你还了没?
 
他说:废话,肯定还了。
 
我说:唉,要是没还就好了,我这就是原始股了。
 
今天的傅耀东已经实现了他的梦想,他的资产已经达到了他十二年前给自己定的目标,一个亿。
 
那天,机场分手时,我给他说,当年他离开西安到广州打拼,我还不十分理解。为什么一切都已经很稳妥的情况下,他再次砸锅沉船,跑到广州从零开始,而且是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领域。

 
不等他答话,我继续说道:真有意思,这次我来广州的前一天晚上,我的一个朋友请我在西安最高楼上的西餐厅吃饭。朋友说之所以选在里,就是希望我能够站得更高看得更远。但那楼最高也就50多层,等我来到了广州这高600米,100多层,国内第一高塔小蛮腰时,我就明白了你之所以选择来这里,是因为,你的目标更高更远。
 
一个有梦想,并且,执着的在梦想的道路上一路前行的人,还会有什么理由不成功呢!
 
萧迹简介:

 
生于鲁,长于秦,学于豫。吸秦鲁豫之灵气,笔耕不辍,已出版长篇小说《网上杀手》、《团委书记》、《宣传处长》、《平凡人生》、《活给别人看》、《谁是你的情人》、《面子》、《古城》、《大铁路》、《楼观秘籍》,散文集《请珍惜在一起的日子》,发表中篇小说《诱惑》、《网络那端》,短篇小说《失踪迷案》、《飘逝的百合花》等约400多万字。其中,《团委书记》先后荣获团中央第七届“五个一工程”奖,第八届全国铁路文学奖。《大铁路》荣获安徽省第十二届“五个一工程”奖。
 
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作协签约作家,陕西省于右任书法家学会会员,西安市百名骨干艺术家,西安市碑林区作协副主席,哈尔滨工程大学兼职教授、山东城建学院客座教授、西北大学国际唐代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全国高校摄影大赛评委、陕西人民广播电台FM101﹒1频率节目顾问,陕西周易研究会理事,多所大学访问学者。

直通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