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月谈 / 正文

郑念:最后的贵族大小姐

人物传媒 2016-11-22 16:24

时下一说到名媛或者大小姐,仿佛就会出现一幅时尚杂志标榜的上层女子,更多的是美女加有钱丈夫或父亲及名牌堆身,充斥着土豪的奢华。但你可曾知道在中国历史长河,有一片绮丽天空,叫“民国”。那段岁月滋养着一些真正的名媛大小姐们。
 
名媛就是女中贵族,自小接受良好的教育、温馨的成长环境,令她们都有一颗纯洁、平和的心。她们一般不善心术,习惯听从内心的呼唤,特别对爱情的追求只求完美、真挚,不大会以此作交易。
 
在我心里面有一位很佩服的名媛,就是大上海最后的贵族小姐——郑念女士。
 
第一次知道郑念是因为她的一张照片:
 
 
照片上八十几岁的她,身着蓝调祺袍,头发花白微卷,面庞清柔,姿态极为优雅。她有一双老年人罕见的、幽邃晶亮的眼睛。时光虽然磨蚀了她的容颜,但是仍然可以感受到老太太身上高贵的气质,那种透过岁月尘土夺目的美,摄人心魄。
 
因为这一双眼睛,引领我不断探索她的故事。她一生只出版过一本英文版的自传“Life and Death in Shanghai” 中文译名《上海生死劫》。1987年先后在英美两国出版。这本书教育了西方读者整整三代。1990年,加拿大歌手Corey Hart在专辑Bang!中,专门写了一首钢琴曲《Ballade for Nien Cheng》向郑念致敬。
 
福楼拜曾经说过:一位真正的贵族不在他生来就是个贵族,而在他直到去世仍保持着贵族的风采和尊严。
 
 
郑念,原名姚念媛,原籍湖北,1915年出生于北京,父亲为留日海归,在北洋政府任高官。郑念先后就读天津中西女中和燕京大学,后赴伦敦留学获硕士学位。丈夫郑康祺原籍济南,为留英博士,双双回国后,丈夫出任民国时期驻澳大利亚外交官。“郑念”这个笔名就是为纪念1957年去世的亡夫而起。
 
如何能够像她一样,独自尊严地活过一个是非颠倒的浑浊时代?这是很多人无法摆脱的情结。到94岁,老太太依然保持独立的风姿,也保持了自己一贯的态度。
 
从郑念身上我学会什么叫真正的优雅和美丽,懂得如何在污秽的尘世保持灵魂的高洁和仪态的高贵,以最柔软又最固执的姿态守着最强硬的底线不放弃。她优雅、矜持,带有英式资产阶级贵族的修养和东方女人的柔韧,但她又极度清醒和固执。她有知识分子的独立思考,不轻信不狂热。
 
 
“将永远离开生我养我的故土,我的心碎了,完全碎了。只有苍天知道,我曾千百倍地努力,要忠贞于我的祖国,可是最终还是完全失败了,但我是无愧的。”
 
离开上海前,郑念婉拒了上海博物馆要求收购她收藏的珍贵文物,而是按照她在“文革”前立下的遗嘱,将文物无偿捐献给上海博物馆。她将自己的青春、事业、满腔的中华热血和对未来的殷切期望,都献给她生活了63年的祖国。
 
离开上海后,郑念也再没有回过中国。但是她从来没有停止过对祖国的关切。她把自己的稿费捐给了美国的一所大学,资助那些中国留学生。2009年11月,郑念病逝于美国华盛顿家中,享年94岁。
 
从她身上看到了中国“最后贵族”的一种精神与坚守。这才是真正的贵族大小姐,她所承受的苦难,令她更善良更完美。她有比骨瓷更美更硬的灵魂。
 
直通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