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月谈 / 正文

马慧聪刚获大奖的《植物诗》到底"长"啥样?

人物传媒 2016-11-15 08:39





编者按:11月13日,首届中国青年诗人奖隆重揭晓,青年诗人马慧聪凭借其《植物诗》荣获“首届中国青年诗人奖”(奖金10000RBM)!那么,马慧聪的植物诗到底"长"啥样?怎么这么值钱呢?下面,人物传媒网小编就带你去见识下。
 
人模树样
 
喜欢什么植物
上辈子就是什么样的人
 
松柏坚贞
荷花清廉
玫瑰带刺
青苔见不得光
 
葫芦是吊死鬼转的
猪笼草是饿死鬼转的
菟丝子是吸血鬼转的
一群海藻揭示了一场灾难的发生
 
爱吃芥末的被情所伤
种植爬山虎的攀附虚名
此刻我嘴里塞满蘑菇,反复咀嚼
我想知道自己的上辈子或下辈子
到底有毒没毒
 

 
我想诸葛亮会感激草的
白居易也会
把墙头草或窝边草挂在嘴边的人
心里常常装着鬼
 
好马不吃回头草
因为那匹马知道
草无处不在
 
腐草为萤,草木皆兵
打草惊蛇,草菅人命
一队蚂蚁路过草丛
也被风吹雨打散
 
草躺着
也中枪
 
红掌
 
那只初唐年间的大白鹅
被天才少年带走了
只有鹅的掌化作的火鹤鱼
困在花盆里
游啊游,游啊游
几千年在碧波荡漾中远去
 
它其实想做洞房的烛
对我倾诉
在婚姻比爱情更牢固的年代
两个未曾谋面的人坐在床边
 
一个问:娘子
一个答:相公
 
白掌
 
一些来自魔法世界的帆
在绿色的海水中涌现
仿佛月亮的五个孩子
被夜色一个一个珍藏起来
 
这些白色的帆
就像白色的鹤,翘着首
如果我的身体能跨上去
就会抵达另一个大陆
有骑着火龙雪龙的骑士
在天空中一千年一万年地行走
断掉的头颅和逝去的生命
会在光属性魔法师的权杖下治愈
 
在一盆白掌面前
我成了一个等待穿越的魔法学徒
我的眼里只有白与绿的元素
或光明与土
 
龙血树
 
我相信龙血树的传说
巨龙与大象发生了战争
它是龙的血落地而成
 
五十年开一次花
五百年称之为树
在它血色的树液面前
时间成为空白,人类成为行尸走肉
 
我想那棵索科特拉岛上的龙血树
矗立八千年,和其他的同类一样
全身都是窟窿
点燃树枝后,只冒烟不见火苗
它不能做房屋的栋梁也不能做烧饭的柴禾
(难道这就是龙血树长寿的秘密?)
 
我的龙血树有两米多高
我要把它从房间移植到野外
我寻找了好多天,找不到一块合适的土地
原来这座城市拒绝传说
 
幸福树
 
妻子怀孕后
喜欢上了幸福树
在她看来
什么树都叫幸福树
 
我的幸福树
去年冬天死过一次
在我无意间倒入几杯茶水后
它在今年的春天复活
原来幸福就是
平白无故失去很多东西
看到还剩下一些
紧紧抓住的滋味
 
我们现在要离开这座城市
不知道这棵幸福树
还要自生自灭多少次
才会解脱
 
蝴蝶兰
 
周庄梦蝶
梁祝化蝶
我知道一些凄美的东西
终究要融入泥土
又会在泥土里盛开
 
你看,这么多光明女神
仿佛失去记忆的天使
一个一个贴着泥土安居
那个温哥华的民国女人
为什么在要死亡之前
愉悦地说:蝴蝶飞走了
 
我的蝴蝶快快飞走吧
它们会成为台东市的市花
它们会用翅膀
穿越海峡
 
君子兰
 
我是一个绿色的元宝
坐在自己的塔中修行
我是扇
无法挥去微小的埃
 
我其实是侠客楚留香
遗落在花盆里的剑
一把不够又幻化一把
只待十二把之后
冬季开花,花如兰
 
人类的世界不可理喻
我被搬上CCTV的屏幕
又给我贴上天价的标签
在人声鼎沸中
我成为一只孔雀开的屏
 
我想让藏獒兄弟带着我
远离七嘴八舌的人群
我要在清水里继续生长
在冬季开花,花如兰
 
绿萝
 
男人的眼睛贼亮贼亮的
看到你就看到了水
看到水就看到漂亮的女孩
 
我看到漂亮的女孩在KTV里
喝酒、吸烟、妖娆多姿
用一层又一层的绿
透支着一年又一年的青
KTV不是花盆
我想让你遇水而生
 
你来自贫穷的所罗门
所罗门的富饶被森林覆盖着
你永远看不到
 
昙花
 
你们的爱情见不得光
无论你怒放多少次
撼动了多少人
 
多么绚丽多么傻啊
因为一个和尚
你散尽千年的修行
 
既然不能再转世为人
就做一株正常的花吧
游戏规则无处不在
爬得越高盯着他的人越多
 
怪只怪
你爱上的是佛
 
夜来香
 
像洒落的碎银子
像刀光剑影
像周璇与李香兰
柔弱苍白的一生
 
一个中国女人与一个日本女人
以及一大群代表不同势力的女人
又一次在夜色中聚拢
 
像冯敬尧的大烟枪
一口一口吐露着芬芳
硝烟弥漫的山河
就这么被遮盖起来
 
白色的夜来香爬在窗台上
仿佛夜上海的夜
在想象中支离破碎
 
仙人掌
 
同样是带刺的女人
她不能与玫瑰相提并论
她是观音轮回的一只手
暴晒在烈日底下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她支撑着身体
摇摇欲坠
我多想化作一颗火龙果
在鲜血淋漓面前
我要和她十指连心
 
她想念撒哈拉
她更想念
一个叫三毛的女人
 
文竹
 
壁虎不是虎
蜗牛不是牛
 
我的文竹霸占在花盆上
它是云山碧海吗
 
绿宝石
 
在北方
绿宝石不会开花
也开了
 
仿佛一截直直的骨头
渗出一粒又一粒血来
 
书上说
人死后的第三天
灵魂才能从骨头中分离
我的绿宝石开花
它让我联想到
灵魂出窍或万人瞩目
这两个词语
 
一盆很老很老的绿宝石
遗落在角落里
因为它的花期
才被我们重新提及
 
后花园
 
北方的春天是我的后花园
我的妃子是南洋彼岸的果粒
黑色的泥土近在咫尺
青色的根须、赤裸裸的
缠绕在蚂蚁与鸟粪之间
蜘蛛和阴暗的兽
潜伏在花园的深处
月亮挂起来后
黄色的大烟囱销声匿迹
白色的月光仿佛蓝色的雨水
充满香味
 
马慧聪简介
 
 
马慧聪,1984年生于陕西省神木县,2000年提出“绿色文学”理念,2003年加入陕西省作家协会。中国作协会员,陕西省作协理事、青年文学委员会副主任,陕西文学院签约作家。出版诗集《渴望》《守候》等。荣获“全国十大80后作家主编”,“草原文学奖”,“陕西省好青年”等。现为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会长,西部青年网总编,《延河》下半月刊执行主编,中国诗歌网陕西频道站长。
直通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