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草根 / 正文

人物传媒网专访白岩松: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韩磊 2016-11-14 18:25


撰稿记者/韩磊  编辑
/熊洁  摄影/刘雷
 
不少公众人物们,在公众场合讲话,向前刻意表现的多,向内退让自省的少。白岩松却是例外。

“我觉得签售会是副产品,我最喜欢的在书店的过程是不签售,光聊天。”,“您说你没有开微信,那你有开微信公众号吗?”这一日,嘉汇汉唐书城一楼大厅,观众因这些问题同时笑了起来。白岩松也淡然一笑。“没有开微信,在微信里就看不到微信公众号,但是有价值的微信公众号现在到处都能看见,所以我就不用瞎操心了,我就省去好多时间。”11月12日,他接受记者提问说。
 
 
说话不是件好玩的事儿。白岩松表示。“白说”也要说。“我用嘴活着,也自然活在别人嘴里。话说了错了,自然在劫难逃;话没错,也有相关的群体带着不满冲你过来。当年胡适在喧哗的年代,把范仲淹的八个字拿来给自己也给青年人:‘宁鸣而死,不默而生。’很多年后读到他,认同。今天我们依然不知道未来,可如果不多说说期待中的未来,就更不会知道。思考可能无用,话语也许无知,就当为依然热血有梦的人敲一两下鼓,拨三两声弦。更何况说了也白说,但不说,白不说。”
 
白岩松如何为依然热血有梦的人敲一两下鼓,拨三两声弦呢?“其实,我在想如果我早出生十几年我就不会那么崇拜您,或者把您当做偶像。”他脱口而出,“我们那个时候不崇拜偶像。”又再次补充道,“我觉得这个时代和那个时代有很大的区别就是,我们那个时候不崇拜偶像,但是我们崇拜真理,就是你说的对,我就鼓掌,你说的不对,我当场就会质疑,我们很少和人合影怎么怎么着,但是好听的话我们会不停地自己唱,还是不太一样,时代在变,但有时候我觉得喜欢偶像也正常。”
 
白岩松的回答很干脆。与他一身黑色休闲运动装,一头黑白掺杂、不多打理的短发,不需要鲜艳点缀,成为呼应。继续问“您网购了吗?”白岩松:“网购呀!”。

“学校的老师会推荐一些公众号让学生们去看同样的新闻,该出现的新闻,然后一些教师说学新闻的人要以天下为己任,要做一些有价值的新闻。您觉得一个新闻能有持久的影响力吗?”  
 
他回应着,“一个新闻当然不能(带来持久的影响力)了,但是所有的新闻累加在一起就可以了。其实,是看你看新闻的心态,如果年轻人有这样一个心态,哪一件事都要产生巨大的影响,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工作可做了,所有的事情都是累加的。”白岩松将话筒高度稍稍上扬起,再次讲,“你比如说‘界面’,你看‘界面’的话,我建议看看界面里的真伪故事,真伪故事是一个非虚构写作的频道,它不是每篇文章都好,但是它这里有好文章,光它变成书就已经出了三本了,里头也有很多让人印象很深的文章,你看它是一个持续的,成长式的。不要抱这种心态,哪一件事,哪一波新闻会改变世界?没有啦!没什么新闻会一次性改变世界,但是始终有新闻在,始终记录这个世界,我觉得就是在改变,起码不一定让他变得更好,起码经常不让它变得更坏吧。”他态度很镇定。
 
1985年的夏天,白岩松是从内蒙古海拉尔走入中国传媒大学报到,成为新闻系的一名学生。1989年,他大学毕业,被分配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广播报》工作。2009年荣获“话语主持群星会年度终身成就奖”。迄今,白岩松在媒体已工作了27年。他曾讲“现在的大学一讲新闻就是采访和编辑,我想讲一堂弗洛伊德,讲电影《第八日》,讲新闻背后的故事,认识人生、人性,流动的生活和变化中的世界,如果我们的新闻教育中有这些东西如影随形,我相信出来的新闻人会棒很多。”
 
白岩松是个语言高手,他希望“说一个更好点儿的未来”,在《白说》这本书后记写到“世上本没有路,说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他作为国家级电视台的头号新闻评论员和主持人,语言在他口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这次,他来到西安,刚下飞机,就赶到汉唐书城读者见面会现场暨签售会现场,“可能我就是有病,别的作家可能希望签完书就快点离开,但是我就是喜欢与读者面对面的交流,觉得要是没有聊够一个小时,我都白来了。”谈到新闻与教育,“新闻教育要学会冷静,客观的去判断,别简单的去信,去问很多个为什么,那这应该是我们教育应该有的东西,学新闻的同学应该学会辨别真伪。”
 

 
谈到对“纸媒不死,文学有声”的认识。白岩松认为,“纸媒不死”,我不敢打包票。“文学有声”这是当然的,纸媒变成互联网化,或者屏幕化也正常,你换个角度说,它这里包含的“内容为王”的东西,包括很多价值观的东西,但你说纸质的媒体慢慢会不会越来越少,我觉得会越来越少,现在的确你看现在我们的报纸,受关注程度都不像以前,杂志尤其有形,但是总的来说我不敢说它不死走在慢慢减少的道路中,但是文学当然不死啦,我昨天还在跟人聊天的时候说这个,你过去听黑胶,后来听磁带,在后来听CD,现在听MP3、MP4,大家好像说你听什么呢,我说听CD、MP3、MP4,NO,你一直是在听音乐。
 
所以,报纸也好,电视也好,互联网也好,该关注的是新闻,是内容,是文学,将来说纸质出版会不会,我这个比这个纸媒要乐观一点,我认为纸质出版不会短时间被电子阅读所取代,它还会依然因为它的年纪,因为我看到我身边从我儿子到我夫人,到我自己,我觉得拿一本纸质的书跟拿一个我不说出来名字的,还是会不一样,这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好像也是电子阅读器热闹了两天,也没达到很高的高度,纸质书依然占据了很大的空间,所以我觉得是‘内容为王’。”
 
谈到生活,“跑步对我而言并不只是追求身体健康,更是一个和自己安静相处的过程。我现在越来越离不开跑步,雾霾200以下我都坚持,不管你多焦虑多忙乱,跑一会儿就会静下来,它已经是减压的一种方式”。谈到学生找工作问题,“找工作和找对象还是有区别的,找工作可以同时找几个,然后并不一定是最后那个,最适合你的你要有准确的判断,现在的大学生并不难在找工作上,而是找自己满意的工作,可是我问过很多的因为我也带着学生,我同时带着两届学生,每年都,我发现一个很大的问题其实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什么,前天还有一个同学,不断的短信来,我一看他没有自己的标准,他都是在拿别人的标准找工作,他也在找工作,所以问清楚自己真喜欢什么很重要,你知道你喜欢什么吗?只要知道了,你找工作,可能就好办一点。”
 
 
说话不是件好玩的事儿。白岩松以平等自由的态度分享其人生感悟,“宁鸣而死,不默而生”。“白说”也要说。当下多数人总会有许多问题困扰,但是“书读久了,总会信点儿什么”。“西安有那么多好吃的,好玩的,为什么不来?”期待白岩松为更多人解闷、解惑。
 
直通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