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娱 / 正文

向佐:苦练6年功夫只为3个机会

周慧晓婉 2016-08-05 14:31

“很多评论认为你不用选当武打演员,这条很辛苦的路?”

“我?凭什么不用?”

“因为你有一个很厉害的爸爸,而且家庭条件也好!”

“那又怎么样?他们觉得‘不用’是他们的看法,父亲有钱是他的事,我也可以有我的梦想呀!”

……

说这番话的是中国星集团主席向华强的儿子向佐,众人口中的“向太子”。
 



文/周慧晓婉  编辑/熊洁

很明显,向佐早已厌倦了这类问题,父母亲的光环,星二代、富二代的标签,外界对“我爸是李刚”这种豪门可养尊处优的传统思维模式……似乎从向佐一出生就与它们进行了绑定,他诚实地说,这样的评价和言论他已经听烦了,他知道自己也无法逃避、必须去面对,“父亲有钱是他的事情,我就是向佐,一名影视演员。”

其实,采访那天对向佐来说意义非凡,因为从来没有夸过他的父亲在发布会上第一次赞扬了他,他坦言感到很意外。“以前我拍了电影,父母都会去影院支持,看完了却都默默低着头走了。看了我的表演他们会迷惑,觉得我究竟在拍些什么?其实,那个时候我还蛮有信心的,后来转念一想,他们都是拍的周润发、刘德华、刘青云,我怎么能和他们比呢?”于是,他用了六年的时间苦练功夫、钻研表演,一晃到现在,他开怀一笑告诉记者,“起码,我爸爸现在认可了我,我过了他那关,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明白很多事不是父亲砸钱就可以
 


提起向佐,大多数人想到的是他父亲向华强。

1987年,向华强与其弟向华胜创立永盛电影公司(“中国星”的前身),在港产电影全盛时期出奇制胜,签下周润发、刘德华、周星驰、李连杰四大巨星,出产了《赌神》系列、《赌侠》系列,《逃学威龙》、《唐伯虎点秋香》等一大批人们耳熟能详的经典影片,“港产片”亦成为上世纪80、90年代潮流的代名词。随着弟弟向华胜的转型,中国星集团则交由向华强和太太陈岚打理。

向华强有三个孩子,两个儿子分别叫向佐、向佑,是向华强与陈岚之子;一个女儿向永恒则是向华强与前妻丁佩所生。

向佐出生于1984年,在他的印象里,向华强是一位非常严格的父亲。“他跟我说得最多的就是做人不能嚣张、骄傲、太过张扬,不管在什么状况下都要礼貌,要尊重人,学着乐于助人。”家教的严格要求,让向佐行事作风一向低调。

和所有“星二代”一样,如何不被笼罩在父辈光环下让他人另眼相看,是向佐从小就想努力的方向,“我不觉得自己特殊,我也有我的梦想。”他说自己小时候想当运动员,12岁的时候,因为是香港游泳队的一员,想当职业游泳选手;高中的时候又想当职业篮球员,那也是他非常喜欢的运动。无论梦想怎么变化,他很清楚干任何一件事情不是父亲砸钱就可以,更多要自己真正地去为之努力。

不想用特权,自己去敲导演的门

青涩时期的向佐其实是一个“大胖子”,14岁的时候,他的体重曾达到240斤,与如今高瘦健硕的身材相比可谓天差地别、判如两人。被问到如何实现这个减肥奇迹,他毫无避讳地说减肥是因为一个女生,“那时我喜欢一个女生好几年了,打算从英国回来的时候可以让她看到一个全新的向佐,于是决定一定要瘦下来。”他回忆那时自己每天会少吃一顿饭,加大运动量,坚持有规律的跑步运动,一练就是一年,大概是那时,他就迷上了健身,“我也觉得自己瘦下来比较好看,当然为了那个女孩也很值得。她现在还没结婚,是我非常好的朋友。”

18岁那一年,从英国学成归来的向佐便进入模特行业,小的秀、大的秀都在走,表面上看来“混得如鱼得水”,其实他的心里仍有不甘,“现在想来自己做得挺好的,很多秀走完了,收入也算不错。但没办法,我发现自己内心深处有团火,还是想当一名演员。”

可是他没有想到入行的想法父母不支持。向华强在采访中坦言自己不喜欢演戏,他笑着说儿子对演戏抱有非常大的热情也不知道是遗传了谁,他告诉过向佐,演员需要有强大的心理状态去承受外界给予的压力,“演员有一捧就红的,也有一直捧不红的,他们不想我在红与不红间承受太多压力”向佐解释道。陈岚回忆那时以为向佐只是抱着玩玩的心态,也没有刻意管他、让他尝试,向佐就利用课余时间去跑跑龙套、客串些角色。
 


想当演员又不想用特权,向佐这条路走得并不顺遂。基于父母亲在娱乐圈的人脉和地位,他其实很早就可以出演男主角,但向佐都一一拒绝了。

演艺路上父亲也没有给他实质性的帮助,全靠自己去闯、去片场和导演打打关系,跑跑龙套、练练演技。2004年,得到父亲“准许你拍戏”的默许后,向佐偷跑到《霍元甲》的剧组,跟李连杰软磨硬泡来第一次在大荧幕上显身手的角色,但这个角色戏份不多,甚至连名字都没有。

他的记忆里,除父母之外,一向被他视为人生导师的李连杰也不支持他走演艺这条路,时常奉劝他接管家业做生意。但沉浸在演戏乐趣里的向佐丝毫没有想过放弃。“虽然我是个跑龙套的,但是我只要在剧组里就很开心,我跟副导演做过助手,也跟摄影师学过拍摄,试过统筹现场,有机会学新东西就会很开心。演什么,无论大小,好好演就是了。”

跑了几年龙套,向佐觉得自己表演的效果并不理想,他停下来和向华强讨论,“我比较有运动细胞,爸爸问我为什么不练武打?所以我就去尝试,没想到一试就是六年。”

选择练武是向华强给向佐设计的,他说堂堂中国十几亿人,真要算得上有实力又有名气的武打实力派明星屈指可数,“武打演员断层,年轻一辈很缺稀,如果他能成功,对影坛是一种贡献,同时我也想锻炼一下他的毅力,如果他的身手及格了,我可以投资给他拍一个大制作的电影。”

选择练武这条路,那时的向佐也有想过会不会很苦,但自己周而复始地练习后他说,“我很享受每一天进步的过程,因为你在用心做每件事情,筋压松了一点,腿踢高了一点,我都会很开心。不开心的地方只是在没机会。”
 


向太不敢看儿子练武,他拒绝溺爱

向佐所指的没机会,更多的是对时光的消磨和演技蜕变的等待。练功、健身、学拳已经成为他的日常,每天练六个小时,还要额外上三小时的表演课,一转眼他就坚持了六年,受伤病痛都是常事。

向华强表示儿子能坚持下来就是他作为演员最大的潜质,这是他和陈岚都想象不到的。“老实说,成龙、李连杰那时练武,大多是因为家庭条件不好,迫于生计压力加上充分利用自己的天分出了名;李小龙也是只身去美国闯天下,没有钱没有人脉,向佐在我家也没有这些负担,更不至于去挨苦受饿,可以选择的人生道路很多,偏偏他肯吃这个苦。”

大概在刚练武的第三年,向佐想提高下自己的普通话水平,于是决定去中央戏剧学院学表演。可是在一个练习中他不小心摔断了腿,那时候他的人生突然陷入了一片黑暗,“韧带断了,那时我特别迷茫、沮丧,一直想有一天会不会再也不能翻跟斗,再也不能练武了?上天为什么这么不公平?”做了很多手术才将筋骨粘合修复,至今拍戏腿都不能非常自如地往内拐,但他很快恢复了自己的心态。

陈岚回忆着孩子受的伤痛,她说自己拒绝看向佐苦练武功的视频影像,比如有摔和跌的情况,她怕看了会心疼难过,“向佐从来不会跟我说苦、累或者不想练了,他很清楚他只要这样说,我们会让他转行、让他不做这事了。”对儿子在《投名状》片场拒绝一切特权待遇,陈岚也充满了感动,“三个大腕的化妆车停在那让他上去,他偏要蹲在冰天雪地里和群众演员一起吃冰冷的盒饭,他从不会有‘我爸妈是谁谁谁’这样的心态。”近几年向佐的演技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也终于得到了父母和外界的认可。

演戏,向华强只给儿子三次机会

向佐的微博大多都是生活照、健身照和练功照,以及毫不保留地秀着对父母亲的爱。2014年,他在微博上PO了一组图片,配文说,“练功四周年,感谢所有支持我的人”。这组图片的第一张配图就是和向华强的合影。

从父亲的反对到得到认可,一等、一蛰伏就是十多年,他终于迎来收获期,礼物是中国星投拍的影片《封神传奇》,向佐确定要出演重要角色雷震子。

向华强说自己决不允许向佐的演技还没达标就去挑大梁,他调侃到自己是一位很专业的电影人,如果向佐没经过磨砺有真本事,岂不是让外界看笑话。“如果他不努力,没有这个实力,我真的不会给他拍这个戏。给他这个机会是因为他在戏里的表演我很满意,不管外界说他富二代也好、星二代也罢,观众满不满意我也不在乎,最重要的是他现在有这个实力可以担当角色。”
 

向华强还说自己会给向佐三个大机会,就算《封神传奇》票房并不理想,只要向佐肯继续努力,他和陈岚可以为向佐继续投资尝试其他的影片,“如果这三个机会都不成材(指的是观众喜不喜欢,从票房、反映等多方面来说),说明向佐也没有当好演员的缘分,就像我们行内一句话,最后看的是有没有观众缘。”

向佐对这三个机会并不感到压力,“我现在看得比较远,老实说,红对我来说也重要,但更多我注重的是成长。我不想做一个所谓的艺人,例如网红,网上很火但却忘了本质是什么,我会专注于提高自己的实力。”正如向佐所说,他一直以低调的姿态也为自己的努力奋斗着,记不住父母的地位,毫不摆星二代的架子,正如前不久有网友在微博上晒出他在路边摊买烤冷面,与摊主老板开心说笑,有人更送了他一个称呼,“烤冷面向太子爷”。

对话向华强

《封神传奇》不是为了捧儿子

新京报:都说《封神传奇》众星云集是为了捧向佐,你怎么看?

向华强:很多人有这个看法,今天我想说两点,第一,拍《封神传奇》是为了梦想,想打造一部货真价实的东方魔幻大戏。现在,好莱坞这类电影已经多如牛毛了,中国真应该拍,随着工业水准的提高我得一步步做下去。另外,向佐的戏份为什么那么多那么重,因为大部分大咖演员都没时间,只能给我一两天来拍,可是向佐每天都在片场stand by,只有他时间最多,所以会把一些戏匀过去。绝不是“捧儿子”,而是“向佐最有空,就拍他吧”(笑)。
 


新京报:2010年后中国星基本都没有什么作品问世了,突然以《封神传奇》回归,但在这部影片上很难找到传统香港电影的影子,“陆港合作”这是不是一种趋势?

向华强:可以说现在不可能再有纯粹的香港电影,所谓的本土电影都是小制作。如今内地和香港合作更紧密了,例如,我和徐克都是香港电影的代表人物,来内地合拍电影,也是香港电影元素的衍生,只不过将市场扩大,现在都是多地元素融合,全球化的趋势。

新京报:还会再拍一部纯粹的香港电影,例如《赌神》系列?

向华强:如果政府批准我拍赌片,我就马上拍一部《赌神3》。

直通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