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 / 正文

你为什么变得越来越无趣

冯雪梅 2016-07-28 14:37
林姑娘声情并茂地描画着她的上司,然后问:男人为什么都变得越来越无趣?
  
那些场景有点儿像轻喜剧。
  
踢踢踏踏鞋底拖着地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不用猜你就知道是谁。低头皱眉身体前弓,穿着昨天的那件外套,前天、大前天也一样。也许不同,反正你懒得辨别色调和款式。
  
没事的话,他们会点点头含糊说声“你好”匆忙而去;有事,多半是“追债”,某个项目或策划案你该完成了,或者你先前交的“活儿”不够好,不问理由,催促与批评的方式一如既往。就算骂人,也得换着法儿,别总“弱智”到底呀!
  
他们也表扬人,比如“你还会写方案”,或者“下次早点儿加班!”在他们原先的职业生涯中,上司就是这么夸奖和敦促他们的。在错综复杂不仅仅凭实力的职场竞争中,他们心无旁骛,任劳任怨,足够吃苦与忍耐,要论韧性与付出,没多少人能与之比肩。他们似乎把人当成(或者把自己变成)执行目标的机器,不折不扣地贯彻指令。
  
从每天相同的表情,相同的言语,相同的行动中,你看到了一种苍白单调索然无味的生活。似乎除了开不完的会,出不完的差,忙不完的琐事,鸡飞狗跳一地鸡毛之外,就没有惊喜欢愉可言。意趣、好奇、情致、悠然自得、异想天开……所有的轻舞飞扬与色彩斑斓,都在焦虑与忙乱中遁去无踪。
  
棱角被磨平,由反抗到屈从,无所顾忌变成掂量权衡。被裹挟着随大流,渐渐安于现状,生活的意义慢慢变成闲暇时陪孩子看的动画片,推杯换盏后突然吟诵的《荒原》,同学聚会上刻意提起的职务、级别……然后,在朋友圈里渴望着“面朝大海”,怀念一下那只“特立独行的猪”……
 
  
很可怕是不是?日子其实就是可怕的重复。几点起床,几点送孩子,几点到单位,然后处理大体相似的工作,等时间或快或慢地过去,在差不多的时间离开办公室,经历每天都会出现的拥堵,回到同一个小区,进永远的家……
  
有时我想,为什么一个老实巴交的男人突然出轨无可救药?为什么贪官堕落到不可想像?因为他们压抑太久,为了某个目标付出太多牺牲太大,一旦有机会补偿就变本加厉。在某一个节点——出轨或者堕落之前,他们的生活一定缺少色彩乏善可陈。
  
功成名就的追逐里,容不下太多闲情逸致;出人头地的诱惑,远远大于那些毫不实用的小情小调。通行的成功标准里,没有给品鉴力、好奇心、审美感、逍遥自在这些无用之物留一席之地,甚至连读本书都要权衡一下利弊。
  
有些人,三年五年十年不见,你依然能猜得出他会谈些什么。十年前是如何换一份有前途的工作,五年前是正处怎样提副局,三年前是如何有人脉,孩子读书父母看病亲戚打官司一切平趟……话题时时更新,主题恒久不变。当年籍籍无名的贫穷少年如今衣锦还乡,不只是消灭了浓密秀发消瘦身材,说话气势行为作派更不可同日而语。看得见的巨大差别背后,是骨子里根深蒂固的一成不变。他们神采飞扬口惹悬河,处处显示着与凡人的不同,却永远是最安全的“大多数”,从来不会逃离芸芸众生对现实利益的追求;他们拥有了值得炫耀的成功,却从来不曾有趣过。
  
你有没有看过《美丽人生》?惨无人道的纳粹集中营里,圭多以自己的快乐天性,让儿子在“有趣”的游戏谎言中活了下来。圭多没有多少上进心,正常社会里,他多半也不会声名显赫,可他带给你人生的无数种想像和可能,不管世界是安稳还是动荡。
  
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能力让自己快乐,某种意义上,有趣是一种追求。不庸常,不乏味,不妥协,不让自己在俗世的挤压中面目全非,支离破碎。有趣的人会与这个世界保持一定的距离,他们对“大众”有一种疏离感,在人群中而又在人群之外,不那么在意他人的评判与标准。有趣的人一般不会痴迷,他们对人对事的喜欢与热爱有分寸,不因得失而大悲大喜。
  
对于现实的追求而言,意趣没有太多用处,有趣好玩多半都是“不务正业”。可你有没有发现,真正吸引人的往往是那些 “无用”之事。那个男生为什么让你怦然心动?因为他是学霸,每次考试都第一?才不!球打得帅,歌唱到让人忍不住落泪,随手拿张纸巾就给你变出一朵玫瑰花……这些“雕虫小技”像魔法棒一样,“bling bling”闪耀,让黯淡的日子散发迷人光芒。
  
在成名成家(我也没这种本事)和有趣好玩之间,我会选后一个。既然已经没出息了,何不让生活不那么劳顿庸常?
 
  
当年,余英时与张充和同为钱穆的学生。一次,余英时来访,张充和欢天喜地给他看一个用裱盒改装的仿古墨盒。她一边打开墨盒一边说:看,我多么玩物丧志。余英时说:你即使不玩物,也没有什么志啊。
  
这是不是最好的意趣?
  
有人已经对我怒目而视了。意趣能还房贷,能让孩子上好一点的学校,能给母亲找个专家做手术,能为大学毕业闲在家里的外甥寻份工作么?
  
嘻嘻,站着说话不腰疼,我躲。不是说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么?春色正好,赏花品茶去。
  
新龙井是用骨瓷杯还是玻璃杯沏好?
直通编辑部